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隔牆有眼


隔牆有眼 P 61
「是的。這一點非追查不可。」田村吐了一口煙,附和着說。 「會不會窩藏在舟飯英明那裡?」 「也有可能。不過,未必在舟權英明身邊。大概在舟阪庇護下,藏到什麼地方去了。」 「你們報……

隔牆有眼 P 62
「是啊,天黑以後來的。我問了一聲,你們是幹啥的?他們就大聲言語了一句,『是來山上架高壓線的。』說完就走了。」 「當時他們是不是扛着一個木箱?」 「沒見到木箱,我影影綽綽記得,好……

隔牆有眼 P 63
下車的旅客只有很少幾個人。龍推站在他們後面,走到檢票口,正要把站台票遞過去的時候,旁邊有人「喂,喂」地招呼他。是方纔去查到貨存根時碰到的那位副站長站在那裡。 「您是方纔報社的人吧……

隔牆有眼 P 64
各種線索錯綜複雜。不知線頭隱藏在哪裡?困難重重,但不是不可能發現的。一定藏在什麼地方。而且非藏起來不可。 龍雄感到疲憊不堪,從木箱上站起來。鑽到破瓷片下的蟲子又爬到別的破瓷片上,……

隔牆有眼 P 65
*但屍體已有五個多月,腐爛得幾近枯骨。這一點尚未搞清。死後已五個多月,不用說解剖醫生,即便外行也知道,爛成白骨,當然要經過五個月之久。這樣便產生很大矛盾,是推理上最大的障礙。 解……

隔牆有眼 P 66
「算了,還有一點情況不大清楚,電話裡說起來太長,我掛上了。時間到了。馬上就該忙起來了,有許多事要查。」 接線員說了聲「時間到了」,便不由分說,切斷了電話。 田村仍然是那麼毛手毛……

隔牆有眼


隔牆有眼 P 67
屋裡的泥地鋪上蓆子。一個老漢坐在上面編草鞋。龍雄是真誠來走訪這個老漢的。 老漢聽見龍雄的聲音,抬起頭來。 「啊!你是上次來打聽健吉和阿音的那個東京人吧?」 老漢滿臉皺紋睜大了……

隔牆有眼 P 68
「不錯,黑地健育被殺害後,給沉到鉻硫酸池子裡。大約有四五小時光景,屍體上還留些爛肉,看上去像腐爛的程度,便撈上來。用水把溶液沖洗掉,裝進麻袋,一夥犯人帶著上了火車。」 「麻袋?那……

隔牆有眼 P 69
「我們是報社的,不會耽擱很久。我們求見一下院長。」 門房拿着名片走進去。 他們還以為會遭到拒絶,不料,一個身材魁梧、五十上下的男子,穿著白大褂,眼鏡片閃着光,從裡面走了出來。他……

隔牆有眼 P 70
「沒幾個錢。還了寶號的欠賬,所剩無幾了。」 「趁沒有花完,欠賬先清吧。」 「胡說!」兩人走進一間雅座,雖小倒也頗為精緻。酒菜送來後,龍雄接過杯子問: 「得了局長獎了?」 「……

隔牆有眼 P 71
裝扮電工的幾個人,取了木箱上山到了現場。這是為了向人暗示,屍體已從別處運來。向什麼人暗示呢?你自然不知道。我因為留下來沒有走,親自去扔木箱的現場勘察了一番。 木箱扔在草叢裡,裡面……

隔牆有眼 P 72 -(完)-
「舟報的下場真是驚心動魄。那一剎那間,實在可驚可怖,教我終生難忘。儘管由於職業關係,淒慘的場面,我還見過不少。」 「然而,山崎就是舟板本人,確乎出人意外,當時我竟愣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