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W的悲劇 》夏樹靜子(日)


《W的悲劇 》夏樹靜子(日) P 1
W的悲劇 第1章 湖畔的人們 1 1月3日。 正午駛離新宿車站、開往禦殿場的特快電車「晨霧」號,在發車時就几乎坐滿了乘客。而對面,站台上開往箱根湯本方向的電車也塞……

《W的悲劇 》夏樹靜子(日) P 2
「真對不起,昨天晚上我和朋友在劇本教室裡打麻將,今天睡了個懶覺。你那兒的工作有什麼進展嗎?」 「嗯……不過我沒有見到老師,心裡有些不安……」 於是摩子告訴春生, 要乘坐2點半的……

《W的悲劇 》夏樹靜子(日) P 3
春生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她的目光裡映出了站在汽車站屋檐下等候她的摩子的身影。摩子身披一條女式長披肩,穿一件粉紅色的女式齊腰短上衣。那條深棕色的長披肩緊緊地包裹着她的頭。她穿的裙子和長……

《W的悲劇 》夏樹靜子(日) P 4
說到這兒,卓夫歡快地笑了起來。他又把目光轉向摩子,「好了,咱們快點回去吧!會長說今天要早點兒吃晚飯,然後有話要對你講。」 卓夫向前坐定的時候,摩子喝了喝嘴,低下了頭。 卓夫重新……

《W的悲劇 》夏樹靜子(日) P 5
在這間起居室的一個角落裡,還可以看到一個身穿西服的男子和女侍樣的人,聽說和江與兵衛的家族成員、秘書室主任和傭人們,大部分都已于1月2日的下午就趕到了這裡;除了家族成員之外,3日那比……

《W的悲劇 》夏樹靜子(日) P 6
「我是與兵衛的小弟弟,也是摩子最年輕的舅舅和讓繁。」 「我叫一條春生,初次見面。」 由於對方先於自己進行了介紹,春生感到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晦,其實要說年輕,我家的只剩下了……

《W的悲劇 》夏樹靜子(日)


《W的悲劇 》夏樹靜子(日) P 7
與兵衛的身材和阿繁一樣苗條,但頭髮几乎都已經白了,鬍鬚也不像年輕人那麼富有生氣。實子夫人小巧的身材,穿了一件淡紫色的女式西服,顯得端莊典雅,波浪型的短髮髮式已几乎成了銀色,但她那一……

《W的悲劇 》夏樹靜子(日) P 8
大約過了兩個半小時吧,春生那一直緊緊地盯着英語的雙眼多少有些疲憊了,正在這時,房間被輕輕地敲了敲。 春生認為一定是摩子來了,一打開房門,原來是淑枝站在門外的走廊上。 「我在樓下……

《W的悲劇 》夏樹靜子(日) P 9
落地燈的燈光把這間有10張草蓆大小的房間照得通亮。房間裡有一張床,在床邊,倒着身穿長袍、外套和短和服的與兵衛,他的臉衝著門口。在打開的長袍的裡面,可以看到剛纔他穿的絲綢的襯衫,而從……

《W的悲劇 》夏樹靜子(日) P 10
摩子在看到母親的一剎那,不知被什麼力量驅使,瘋了一般衝了出去。淑枝嚇了一跳,一看房間內的情景,又驚恐萬分地關上了門。她拚命地去追摩子。兩個人來到了客廳——淑枝又補充了一下當時的情況……

《W的悲劇 》夏樹靜子(日) P 11
春生感到全體人員的目光都體現着這個含意。 3 「那麼,」道彥又把話題引了回來,「讓摩子遠離別墅,避開警方的調查,這個辦法……只有這樣了吧?」 他儘力使自己的口氣平靜下來,但話……

《W的悲劇 》夏樹靜子(日) P 12
於是您枝馬上去廚房取過一份常用電話號碼本,然後朝起居室一角放的電話機走了過去。 她當着大家的面, 給位於旭日丘中心大街的出租汽車營業所和一家叫「湖南亭」的西式糕點店打了電話。和計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