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傲笑柔情


傲笑柔情 P 1
肩部,只有這個男人,她總是不懂他在想什麼,全天下的人都想入她詩詩的閨房,就只有這個風無痕,俊秀臉上的狂囂之氣就這麼讓她眷戀,讓她為他痴迷得不願接任何客人。 但是,他對她總是冷冷淡淡的,她從來都不懂他在想什麼,也從來不知……

傲笑柔情 P 2
且你這張臉實在長得大俊了,雖然我知道你對女人不苟言笑,但光是這張臉,就有多少女人要傾心於你,若是師父真的將你師姊白采香嫁給你,要是有一天你負了心,你師姊的個性太過善良,吃了苦也只會往肚子裡吞,師父老了,身體也愈來愈差,總……

傲笑柔情 P 3
原諒你。」 風無痕盯着白采香溫柔美麗的臉,暖意湧上心頭,師父說得太可笑了,他絶對不會愛上別的女人,他的心裡永永遠遠只有師姊一個人,任誰也休想改變。他的話語更加溫柔了。「師姊,太冷了,你快回房去。」 白采香簡單地搖……

傲笑柔情 P 4
燒。「今天我要是讓你們這一班人走出這座林子,那我風無痕這三個字從此消逝世上。」 「還說大話,這個女人的命你不要了嗎?」似乎看準了白采香是風無痕的弱點,粗魯地捉住白采香的長髮,白采香立刻痛苦得低吟,風無痕身子一動,從袖……

傲笑柔情 P 5
明是色膽包心。」 哼!師姊是讓他看的,不是讓任何臭男人垂涎的。 「哎唷!」店小二哼了兩聲,他只不過從來沒看過這麼漂亮的姑娘家,才會多盯了兩眼,哪知道這青衣青年的脾氣這麼大。他立刻道:「這這公子……我沒有惡意……只是從沒……

傲笑柔情 P 6
采香緩緩回答,對人的信任充分表現在她的柔和言語之上。「是喜來客棧,我看店小二跟掌柜的人都滿好的,應該是沒有什麼問題才對。」 似乎在深思之中,大夫愣了一下。「那是一家小客棧,為什麼不到福悅客棧去?」 白采香據實以告。……

傲笑柔情


傲笑柔情 P 7
媳婦用吧,師姊不能陪你一輩子,娶個好姑娘來縛住你這顆野馬一般的心,才是正當。」 風無痕的神色略變。「為什麼師姊不能跟我一輩子在一起?我不要討媳婦,我只要跟師姊在一起就好了,任何人都比不上師姊在我心中地位的重要。」 ……

傲笑柔情 P 8
道:「是啊,咱們這些平民過得日子比以前好大多了,大夥對青雲堡只有滿懷感謝之心,不過……」 小販頓了一下才又說出口。「只不過青雲堡的小姐養了只神駒,時常帶出來溜躂,那馬神威凜凜,一步千里,一不小心,來不及躲閃很容易受傷……

傲笑柔情 P 9
敢在青雲堡的地盤上找她麻煩。 從她一出生開始,從來沒有遇過這種無禮之事,在青雲堡的地盤上,每個人都敬她三分,但現今竟敢有人打她的馬,對她怒目冷諷,甚至還扯下她手中的鞭子。 風無痕冷笑道:「打你的馬?哼,連你我都敢打!……

傲笑柔情 P 10
風無痕追了出來,看著白采香舉步維艱的背影,不禁心疼了起來,但是要他道歉,他才不願意,因為師姊這次真的大過分了,他真的生氣了。但……看到師姊越走越遠的背影,他的心慌了起來。 突地,風無痕幾個大踏步往前追去,一把抱起白……

傲笑柔情 P 11
諾的話能成真,最後雖然師父沒有交代任何遺言就離世,也沒有許下要將白采香交予他的承諾,但是從師父從未對白采香提起親事的跡象,風無痕瞭解到師父早已默許了將白采香交給他。 望着銅鏡裡的白采香,朱唇雲鬢,美麗可人,他露出了充滿……

傲笑柔情 P 12
喜來客棧的事,他們都在那裡。」 老掌柜隨手一比,就將白采香跟風無痕所立之地指了出來。在看見兩人之後,大漢們連忙向前,態度卻是極度的恭敬,一改之前的氣焰高張。「白姑娘,風公子,我們青雲堡有請。」 「哼,你們在故弄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