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淡淡的幽靈》


《淡淡的幽靈》 P 1
序曲 看樣子,少女睡着了。 黃昏的暮色映在窗帘上,使少女的房間染上一層柔和的暗淡色彩。 母親稍微俯身去察看女兒的睡態。微微側頭,嘴唇半開,眼瞼像嬰孩似的緊閉。羽毛被子在胸……

《淡淡的幽靈》 P 2
問的人和被問的人,假如是多年好友、夫婦或情侶之類的極其親密關係者,說出這個問題也許不足為奇。 假如問的人是精神科或神經科醫生,被問的是病人的話,也不是不能理解。 然而問的是陌生……

《淡淡的幽靈》 P 3
「是啊。今天在電視上偶然看到你,嚇了一跳。記得令尊也是警界的人嘛。」 「托福啦。我不想幹的警探行業!」片山坦白地說。「這是舍妹妹晴美。還有——」 「多謝款待!」 裡頭傳來威風……

《淡淡的幽靈》 P 4
「喂!可別把我牽連到其他怪事裡哦!」片山說。 「我只不過想示安慰一名受到橫蠻的男人欺侮而犧牲的女人罷了!」晴美說。 那麼因蠻橫的女人而犧牲的我呢?片山想這樣問,畢竟打住了。 ……

《淡淡的幽靈》 P 5
「這個……鎮定些。現在沒事就好了。」 車子停在固定位置後,柳澤和公子一同走進大廈的大堂。 「等一下。我先看看情形。」 柳澤率先走進大堂四圍巡視一趟,然後催促公子一同搭電梯。 ……

《淡淡的幽靈》 P 6
公子已經領悟到是怎麼回事。當她知道那是工藤的鞋子時。 「社長。」公子說。「我有一個要求。」 「什麼事?」 「能不能請你把那支雪茄帶走?我不喜歡那味道。」 這是公子最大的抵抗……

《淡淡的幽靈》


《淡淡的幽靈》 P 7
片山很想不如就這樣回去算了。他有莫名的不祥預感。 然而,在片山還沒陳述意見之前,少女已經搶先抱起福爾摩斯,並作自我介紹。 「我是中內亞季,亞洲的亞,季節的季。十七歲。」 「我……

《淡淡的幽靈》 P 8
「幸好這位同學為我們帶路。你有什麼急事是嗎?」 「就是啊!頭痛極了。」 昌沼唉聲嘆氣地下了車,眼睛停留在中內亞季身上。 「小姐——你幾歲?」 「嚇?」 「我問你的年齡。」……

《淡淡的幽靈》 P 9
確實是女孩子的香閨。明亮的牆紙,書架角落上有棉花公仔。書桌和椅子,還有睡床。 「她就是利用那盞燈的吊鉤投環自盡的。」昌沼說。 也許想起死去的少女的事,向井竟然抽鼻涕感傷。 福……

《淡淡的幽靈》 P 10
「什麼?」 「關於昨晚在那幢房子過夜的添田的事。」 「那位年輕地主少爺?他怎麼啦?」 「死了。」 片山一時之間聽不明白。他用力摔摔頭,勉強張開眼睛問:「你說什麼?死了?」 ……

《淡淡的幽靈》 P 11
又是騙小孩子的玄異節目。 算了。反正夜晚最精神,這種節目不需要排演,又沒什麼必須背誦的台詞,迫口也會好心情的。 宮田想起上衣內袋裏還有一份節目策劃表,於是拿出來看。 電梯依然……

《淡淡的幽靈》 P 12
「就這麼辦吧!」迫口一邊打呵欠,一邊嘟嘟嚷嚷地說。「哎,必須走樓梯上七樓,累死啦!」 「獃瓜。」石津說。「自己的經理人死了,竟然無動于衷。」 「可不是嗎?」片山聳聳肩。「更加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