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淡淡的幽靈》


《淡淡的幽靈》 P 25
「迫口的經理人宮田一直是他的老朋友。他們以為被宮田認出險孔,於是殺了他。」栗原說。「可是,他們逃到那兒去了呢?」 久米穀夫婦的蹤影遍尋不獲。 「迫口的事會不會成為新聞?」大崎說……

《淡淡的幽靈》 P 26
「對對對。」柳澤慌張撥開書本,走向蹲在牆角的迫口。 「被這麼各式各樣的東西打中,不會沒有事了。」栗原說。「需要另外一部救傷車吧!」 「我也覺得肩膀很痛……」石津顧慮地說,可是誰……

《淡淡的幽靈》 P 27
「你的刀,難道——你帶著刀在身上?」 「不是經常帶刀,只有今天而已。」 「今天為什麼帶刀?」 公子遲疑了。工藤搶着說。「讓我來解釋。」 「算了。」公子制止他。「因為我想殺了……

《淡淡的幽靈》 P 28
這麼一來,大崎不想見到工藤因傷害罪名被逮捕,加上自己傷得不重,反而改變口供說是自己不小心刺傷自己,維護工藤的名譽。並且顯示通情達理的一面,祝福地說。「希望你成為一流的廚師!」 接……

《淡淡的幽靈》 P 29
晴美也從驚愕中回過神來,趨上前說。「哥哥,不可能的……你認為迫口是柳澤先生殺的?」 「只有柳澤先生辦得到。」片山的聲音像是擠出來的,「那時,迫口暈了過去。柳澤過去把他抱起來時,發……

《淡淡的幽靈》 P 30
計程車在學校前面停下,向井一個人下車,向亞季揮揮手。「明天見。」然後走近校門方向。 「上哪兒去?」司機問。 亞季毫不遲疑地說。「到前面一百米的地方讓我下車。」 司機露出好奇的……

《淡淡的幽靈》


《淡淡的幽靈》 P 31
樹枝比外表脆弱得多,發出嘎啦嘎啦的破裂聲。 完了,快要墜落地面了——片山正在這樣想時,突然被一支無形的網托住似的,一下子把他抬起來,轉眼就使他從窗口滾了進去。 「我怎麼啦?」片……

《淡淡的幽靈》 P 32
片山對昌沼說。「想出這個主意的多半是你吧!」 「嗯嚀。」 「工藤急忙脫掉迫口的上衣穿上。幸好他的背部沒有沾到血。他弄亂頭髮,儘量做到跟迫口相似。然後走進房間,將迫口的屍體移到鏡……

《淡淡的幽靈》 P 33 -(完)-
「對不起,打攪啦……」片山走進久米行淑惠的房間,「我想你大概在生我的氣……不需要回答。我只想來報告幾件事而已。」 房間一片寧靜。 白晝的溫熙陽光從窗外照進來,殺人事件仿如做夢一……


人力銀行 | 汽車旅館 | 台灣溫泉 | 人物百科 | 南方站長 | 民宿指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