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遭遇死亡


遭遇死亡 P 13
面對一個抹眼淚的女人,邦德如同面對牙醫的鑽頭。他的神經和其他男人一樣堅強,可是一個抹眼淚的女人卻讓他退縮了。他從來就無法承受像古老的格言所說,「看一個女人抹眼淚還不如看一隻鵝在赤腳……

遭遇死亡 P 14
當他把那一小塊褐色的麵包舉到嘴邊時,感覺有什麼地方不對勁。有那麼幾秒鐘的時間,他以為自己由於某種原因造成了幻覺。他把三明治拿到兩英呎以外的地方再看,不是幻覺。麵包在一點點地移動,而……

遭遇死亡 P 15
斯普瑞克聳聳肩,看著別處。「壞消息。是的,他被留在了醫院,永久地。發生了一起事故。 在地鐵裡的事故。對不起。我一點也救不了他。那些像鬼魂一樣附着在我們周圍的人們,他們非常愛好事故……

遭遇死亡 P 16
你,哈里,與萬尼亞和伊格都很熟,因為他們同卡鮑爾一起工作了很長時間。我是二號萬尼亞。樓上,二號伊格,正在等着來見咱們。我們的前任,如我們所說,恐怕正在被天上偉大的情報首腦們盤問着。……

遭遇死亡 P 17
「噢,鷹着陸了,」②邦德低語道。「見過哈里。哈里,這是你的另一個聯絡官。」 ② 伊格在英文中有「鷹」之義。——譯者 「對於你能來與我聯絡,我是再高興不過的了。」他站起來,拿起她……

遭遇死亡 P 18
「好樣的,康格德先生。」邦德繼續微笑着。「只坐一小會兒車,提幾個問題。你講出來那件事是怎麼幹的,別想否認,我們的檔案裡有你的相片。 」 「你們不是警察。滾開!」康格德又說了一遍……

遭遇死亡


遭遇死亡 P 19
「只會一點兒,我想。」特大漢斯用他的大爪子在胸前撥開邦德的手。「我們必須問一些問題。我們還要在波茨坦車站下車,還有幾分鐘就到了。 」 「噢,你們確實只說一點兒英語,」邦德大聲說……

遭遇死亡 P 20
大多數的人在上車,只有幾個下車的;而且在整個的7分鐘的停車時間裡,邦德沒有看見那兩個德國的仿冒警察,也沒有看見哈里。當各個崗位上的鐵路員工吹着哨子,搖着信號旗時,邦德回到車廂裡,關……

遭遇死亡 P 21
「你可真是變了啊,」他說,一反常態地表現出某種得意。當他們開始這次歷險時,他還真的沒有想到伊絲會如同她的名字一樣可愛。 他們在餐車就餐,飯菜還說得過去,只是沒有太多的花樣。但是有……

遭遇死亡 P 22
「我們還沒有細節。」笑容在他的臉上綻開。「我們只不過簡單地給前面的朋友打了個電話。誰也不會提問題的。 那邊的人已經給足了錢,不會找麻煩的。現在,我想應該開始工作了。鮑德曼先生,當……

遭遇死亡 P 23
菲力克斯向後仰去,他顯然是大吃了一驚。沒弄出一點響聲。只有他的那隻手槍,和死去的大漢一模一樣的勃郎寧手槍,沉悶地砸在了地板上。正如邦德猜測的,那只槍曾握在他手裡,藏在他的屁股後邊。……

遭遇死亡 P 24
他想,一切看起來都太簡單了,而這都是那兩個假警察安排好了的。這對於他們來說或許是很簡單。在設法把他自己、伊絲和哈里弄下火車這件事上,他們究竟買通了多少關節?有多少人為此而自願充當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