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遭遇死亡


遭遇死亡 P 25
「這是一種防備措施,哈里,不多不少。我想要提出的是一種簡單的防範措施。一種忠誠測試。」 足足有一分鐘的沉默,直到哈里問邦德究竟打算怎麼辦。 「我要你,伊絲,找一輛出租車直接去戴……

遭遇死亡 P 26
「北方終點站」裡顧客盈門,有一張靠人行道的桌子剛剛空出來,一個伶俐的、圍着白圍裙的服務員,以他擊劍教練般的靈巧步伐穿過人群,帶領邦德走到桌子旁,為他拉開了椅子,把菜單放在桌子上,然……

遭遇死亡 P 27
他們現在融入了長長的、沒有盡頭的巴黎主要大街上的車流之中。毫無疑問,哈里是在直奔裡茲大酒店。同樣毫無疑問的是,藍色麵包車是在盯他的梢。 因此邦德有理由相信,或者是對方——無論他們……

遭遇死亡 P 28
一陣昂貴的香水氣味撲面而來,邦德皺了皺鼻子,然後他發現自己已坐到了一個姑娘的身邊,她看著他,微笑着。「久仰大名,我叫普莉克希·西蒙。」 「影子」推了推他,擠了進來,他成了一塊人做……

遭遇死亡 P 29
「你到巴黎來,」斯普萊特,不管他真的叫什麼,加緊了攻勢,「是來見普莉克希,你從英國飛往柏林,又乘火車來巴黎,目的就是要見普莉克希。」 「你扯得太遠了,老兄。我不認識普莉克希。你說……

遭遇死亡 P 30
他開始穿越杜伊勒裡花園,小赫爾姆斯給人一種清晰的感覺,她並不打算朝這個方向走。那麼還有多少對眼睛在盯着他?他不知道,而且在像杜伊勒裡花園這種開闊的地帶,甩掉他們是很困難的。如果說他……

遭遇死亡


遭遇死亡 P 31
安東尼的父母和祖父母都已離開了巴黎,住在阿爾卑斯濱海省溫暖的山麓地區,過着舒適的退休生活。而安東尼和他的太太杜爾希認識詹姆斯·邦德已經有些年了,在此期間邦德用過十幾個不同的名字。他……

遭遇死亡 P 32
未見過我,因此我有機會在近處看到他戴了隱形眼鏡來改變他眼睛的顏色,他還有一塊 假的疤痕,與泰斯特的那個在同一位置。如果你能見到泰斯特,告訴他,那個疤痕和他 的比起來就像一個針眼……

遭遇死亡 P 33
「我帶兩個朋友過來,我們需要在我的房間裡用晚餐。」 「我可以安排。不用擔心。」 邦德帶領他們走進哥白尼大街,穿過自由猶太教會堂,然後又一次走在了克萊貝爾 大道上。 「我覺得……

遭遇死亡 P 34
邦德點點頭,就事論事,他重複了答對的句子與他在肯派和另一個哈里.斯普瑞克答對的一樣。 五月,舉止輕盈 搖擺着軀幹、眼睛和翅膀 孤獨而憂傷。 「正確,」那個可能的冒牌貨點點頭……

遭遇死亡 P 35
「第2,」邦德繼續說,「如果碰巧你們是名副其實的,我感覺用不了多久咱們就會有客人來訪。那個我認識的哈里·斯普瑞克給了我這個公寓的電話,而他現在沒準已經把它交給了其他人,那些人不會像……

遭遇死亡 P 36
「有點兒。」泰斯特掏他的口袋。 「把這個給普莉克希。分發出去會有很大幫助的。你還應該向他們建議,如果有人來找我們,他們應該全都得了健忘症。」 在樓下門廳裡沒有外人,只有保安和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