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色貓榜上無名》


《三色貓榜上無名》 P 25
節目結束了,少女用遙控器關了電視,大崎舒一口氣。 「啊,笑得好累。」連眼淚都突出來了,他用手去擦眼睛。 「老師,你沒看過這種節目?」 「嗯……這些傻瓜節目。不過,看看倒也有趣……

《三色貓榜上無名》 P 26
「不曉得是不是她做的,不過是因為和她扯上關係才造成的。外子是一名普通受薪職員哦。他沒理由被殺的。」 「同感。畢竟是牽連上什麼危險事情吧。」 「傻人。」初枝喃喃地說,一夥眼淚沿著……

《三色貓榜上無名》 P 27
「不,可是——你是我的女兒——不,可以說是孫女的年齡了。」 「我不是小孩子。我對自己的行動負責的。」 「呃……如果你能明白這個就好了。」大崎搖搖頭,「總之,吃東西吧!」 「嗯……

《三色貓榜上無名》 P 28
這時,福爾摩斯抬頭「喵」了一聲,看住片山。 「嗯?什麼?」 福爾摩斯把眼睛緊閉了兩回。 「兩個?兩邊?哦!」 「什麼?」 「女人和舞弊考試。也許是兩方面的動機,它說。」 ……

《三色貓榜上無名》 P 29
不知何時,關谷的手上多了一把刀,發出寒光的刀刃湊近小百合的喉嚨。 「乖乖地跟我來——懂嗎?」 關谷的口氣一下子改變。小百合也臉青青,全身發抖。 ——這個人不正常。 「坐上那……

《三色貓榜上無名》 P 30
從車上下來的,是個高高瘦瘦的長髮男子,一定是關谷久高。 還有一個。後面的車門打開,出來一個年輕女子。那女子去開後院的門,在這期間,關谷打開前座的車門。 果然!是溫水小百合。 ……

《三色貓榜上無名》


《三色貓榜上無名》 P 31
就如書本吸收塵埃一樣,以前的大崎也予人吸了塵埃的感覺,現在的大崎好象年輕了好幾歲似的。 頭髮梳理整齊;西裝是剛從洗衣店拿回來的那麼新;領帶不再是以前「純粹是掛在脖子上的布」,而是……

《三色貓榜上無名》 P 32
「她呀,她發了一點燒,不知道自己是誰了。」大崎插嘴。 「你——會不會是“水田智子’?」片山問。 「水田……智子。」少女自己喃語,「水田智子——怎樣寫?」 「你試寫寫看。」大崎……

《三色貓榜上無名》 P 33
「呃……也好。」片山最怕高的地方,「喂,石津——」 「是。」不用說也明白的樣子,「不知梯子扎不紮實?」 石津問一句就爬上去了。 梯子多少發出「吱吱」響聲,總算可以上到最高的地……

《三色貓榜上無名》 P 34
「哦。真遺憾。」門協說:「我可以給你時間考慮下。說不定你會改變主意吧。 」 「不必考慮!」 「是嗎?」 過了一會,傳來小百合「嘩」然的叫聲。晴美差點衝了出去。 「頭髮被扯……

《三色貓榜上無名》 P 35
井口良子也有份參與影印試題的角色。片山不願相信,但聽說井口良子愛上了那個關谷久高。 也許她是為了維繫他的感情,這才言聽計從吧。 「是關谷說的。我猜殺井口良子的可能就是這傢伙。」……

《三色貓榜上無名》 P 36
「我明白你的心情。不過,殺人畢竟是不行的。對不對?能不能饒恕又是另外一個問題。」 「那麼,拘捕我好了。」 「這個怎麼可以。」片山說:「請告訴我。」 「喵。」福爾摩斯叫。 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