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東西晉演義


東西晉演義 P 1
明 楊爾增著 第1回  王浚王渾大爭功 庚子太康元年五月,卻說晉世祖姓司馬氏,名炎,字安世,乃河南人。司馬昭之子,司馬懿之孫也。纂魏陳留王之位,自立為世祖武皇帝,國號大晉,……

東西晉演義 P 2
有問者,輒曰:『聖主之德,群師之力,老夫何功之有哉?』如斯顏子之不伐,龔遂之雅量,何以過之?此藺生所以屈廉頗也。王渾能無愧乎?安能譖也?」王浚曰:「吾始懲鄧艾之事,懼禍及身,不得無……

東西晉演義 P 3
遂博覽典籍百家之言,殆有高士之志,以著述為務,自號「玄晏先生」。時舉孝廉,郡邑交薦,朝廷亦屢征,皆不應命。而所著詩賦誄誦論難,及撰帝王世紀,高士、逸士、列女等傳,並行于世焉。 第……

東西晉演義 P 4
忽一日,謂力微曰:「孤聞韓信據齊不得,張良擇地而封。欲委卿以一方,卿謂何地可據,孤即授之。」力微曰:「韓信連百萬之眾,收四海之地,平秦滅楚,取趙挾燕,功蓋天下,名聞古今。張良運籌帷……

東西晉演義 P 5
竇虎將戰船密密排于河上,依次而進。看看至林安,並不曾見有一隻船,又無人迎接,河面上靜蕩蕩的。忽哨船回報,長川城上插兩面白旗,並不見一個人影。竇龍二人並牽戰馬,親自上岸跨馬,帶徐盯甘……

東西晉演義 P 6
昔周公成洛邑,因流水以泛酒,故逸詩云:『羽觴泛波。』又秦昭王置酒河曲,見金人捧水心之劍,曰:『令君制有西夏,乃霸諸侯。』因此立為曲水。二漢相緣,皆為盛集流至今也,何得以三月生女即死……

東西晉演義


東西晉演義 P 7
因設朝罷、紞譖于武帝曰:「齊王攸私結群黨,恐不利於社稷。」帝曰:「齊王乃先帝之所親信,故朕委之以朝政,豈有異心耶?卿勿多言。」紞曰:「陛下不信,詔諸侯之國,宜從親者使,齊王獨留京師……

東西晉演義 P 8
卻說侍中王濟因諫武帝宜親齊王之事,免官久之。今齊王已薨,武帝因謂何嶠曰:「我將罵王濟而後官之,何如?」嶠曰:「王濟俊爽,恐不可屈。」武帝使人宣至,責讓之曰:「卿知愧否?」王濟曰:「……

東西晉演義 P 9
武帝崩時年五十五歲,廟號世祖,在位二十五年。改元者三:泰始十年,咸寧五年,太康十年。 史說武帝善謀能斷大事,承魏氏奢侈刻弊之後,百姓思古之遺風,武帝乃勵以恭儉。有司曾奏禦牛青絲紖……

東西晉演義 P 10
尉部亦疑而訊之,小吏曰:「非故為盜也。月前夜行,逢一老嫗,雲其家有女病甚,術者曰:『須得城南少年壓之方瘥。』欲煩一行,自當重報,乃隨而去。上車下帷,納簏箱中。 覺行十餘里,過六七……

東西晉演義 P 11
實無罪,如何見廢?」觀曰:「聖上以娘娘不合,與楊駿同叛,賈后奏知,一人叛逆,九族皆誅。聖上以娘娘與其母子之親,不忍加誅,是以徙居。」太后聞之大哭,欲出金蠻親見惠帝。孟觀使宮人扯住,……

東西晉演義 P 12
言訖入內,將衛瓘罐並其子衛恆及其孫九人盡收,執押去市曹斬訖。領兵復至汝南王府,將司馬亮擒祝司馬亮曰:「汝等小人,何敢執我?」李肇曰:「奉聖旨殺公。」司馬亮曰:「我之忠心可剖示天下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