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恨海


恨海 P 1
第1回 訂婚姻掌判代通詞 遭離亂荒村攖小極 第2回 情脈脈芳心增忐忑 亂烘烘驀地散東西 第3回 紫竹林無處訪鴻泥 八百戶暫時駐芳趾 第4回 ……

恨海 P 2
次日,戟臨便央了兩位媒人分頭去說合。王樂天一口便答應了,把女兒娟娟許與仲藹。張鶴亭聽了,卻與妻子白氏商量。白氏道:「這是兒女大事,官人做主便是,何必和我婦道人家商量?」鶴亭道:「不……

恨海 P 3
伯和沒法,只得和白氏商量,且坐了騾車過去,僥倖趕到豐台,可望有車。又和車伕商量,加了他車價,一路向豐台而去。那騾車又不敢在鐵軌旁邊行走,恐怕遇了火車,不及迴避,只得繞着道兒走,走到……

恨海 P 4
今日諒情要動身的了,不多睡一會,怎禁得在車上勞頓?②待要叫醒伯和時,又出口不得。思來想去,沒有法子,只得輕輕下了地,悄悄的走過來,輕抒玉手,把夾被窩一拉,代他蓋了。誰知白氏早已醒了……

恨海 P 5
「這個交給賢侄罷!」伯和正在那裡開了自己箱子取銀子,多了不好帶,少了又怕失了箱子不夠用,十分躊躇,聽得白氏此言,回頭一看,棣華便把金葉遞給伯和。伯和接在手裡,把二、三十兩散碎銀子纏……

恨海 P 6
行不到三里路,忽然一堆人卷地而來,也不知為數多少,沒命狂奔,口中亂嚷:「不好了!毛子來了!」伯和被眾人推的非但不能前進,而且要返身跟着他們向來路返走了,急的沒了主意,那腳步又不能做……

恨海


恨海 P 7
一群人衝來時,把那騾子沖橫了,本來向南走的,此時騾頭卻向了西,騾子的倔強性便發作了,向西飛跑,車子也跟着他轉了向,這一匹牲口,也被他帶的不得不跟着飛跑了。車伕在車檐上,顛得跌了下來……

恨海 P 8
①口中偶露一「他」字,便頓住不肯說,意中偏有許多「他」字,猶以為未足,更提其名而呼之曰「弟弟」,曰「你」,真是體會得到,描摹得出。 正在胡思亂想,那店家到門口來,問道:「太太們……

恨海 P 9
說罷,遞了過去。白氏坐起來,吃了幾口,重又睡下。棣華取過夾被窩代蓋了,守坐在旁邊。白氏昏昏沉沉,又復朦朧睡去。 棣華此時,一燈相對,又復萬念交縈。想起伯和此時,到底不知在那裡?身……

恨海 P 10
」棣華這才明白了,便數了七十錢還他,自己要去煎藥。那店家內眷,忙叫店家來代煎,自己要和棣華談天。 棣華只得稱呼他嫂嫂。他道:「這個稱呼不敢當。我的小名叫五姐兒,鄰居朋友個個都是……

恨海 P 11
要知這張字紙是甚麼,且聽下回分解。 ①居然親熱。 第5回 驚惡夢旅夜苦縈愁 展客衾芳心痴變喜 且說棣華扶了母親過來,伏侍坐下。忽見牆上貼的五彩畫張旁邊,貼了一張字條兒……

恨海 P 12
五姐兒翻身起來,對棣華定睛一看道:「小姐,你哭甚麼來? 眼睛都紅腫了!」棣華道:「不曾哭甚麼。」五姐兒嘆口氣道: 「出門人自然是苦的。」①說罷,下炕,張羅弄水洗臉。是日,又叫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