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恨海


恨海 P 13
」白氏道:「只要坐得下就是了,此刻是逃命的時候,還講究甚麼?」李富便和船戶搬取行李到車上去。棣華別過五姐兒,扶了白氏上車,然後自己上去。五姐兒送到車邊,代下了車簾。那船戶把騎來的騾……

恨海 P 14
況且又在水裡,是沒事的。」口中是如此勸慰,心裡是惦記着伯和:此刻不知可在天津,倘在那裡,便不好了。怎能想個法子,知道他的下落,才可以放心呢?到了夜來,望見那濃煙的所在,便變了一片火……

恨海 P 15
李富領了,到岸上去貼,心中暗想:我們從衛裡動身,走了兩個多月,才到此地,少爺就是來,也不知何時方到。這裡是個熱閙城市,不比鄉莊兒上,貼不上幾天,便被人家的招帖蓋住了,有何用處?但是……

恨海 P 16
伯和看時,統共是五個人,問起情由,才知道這五個都是米店的夥計,這所房子,便是米棧,米鋪子的門面,開在前面大街上,已被火燒了,燒倒了的斷磚殘瓦,把這米棧的前門堵住。這小門是個後門,後……

恨海 P 17
」①通事轉告了洋人。又問:「你守了多少日子了?」伯和道:「一個多月了。」通事又和洋人說了好幾句話。又問:「你莫非撒謊?這一個多月你吃甚麼?喝甚麼?」伯和道:「我一月以來,只吃些熟地……

恨海 P 18
又過得幾天,又喧傳德國公使被義和團殺死。董軍旦夕便攻使館。仲藹又勸父親走避,戟臨只是不允。又過了兩天,京報上載了一道上諭,足有六百多字,無非是痛罵洋人,獎勵義和團。 戟臨嘆道:「……

恨海


恨海 P 19
不到幾天,官場中接了電報,知道聯軍已經攻破京城,兩宮出狩,將要臨幸西安。大小官員便忙着要辦皇差,撫台委了藩台做總辦,道台做會辦。可亭得了這個兼差,便把仲藹派在採辦處。一時各路商賈,……

恨海 P 20
「母親快點將息着,攜挈女兒到底。女兒情願減了壽元,讓給母親。只要我母女永遠相守,女兒情願捐了一生的衣祿,換將過來。」一面哭,一面說。 只見白氏已經暈了過去,嚇得棣華伏下抱住大叫:……

恨海 P 21
一切事情都已停當,鶴亭才向棣華談起伯和失散後絶無消息的話。棣華在父親跟前,不好說甚麼,只道:「既然有了救濟會,自然少不得也要到上海。請父親在外面留心打聽便了。」鶴亭道:「我有店開着……

恨海 P 22
鶴亭便笑着下去了。棣華暗想父親到底疼惜女兒,方纔那等大怒,此刻他來了,便一點氣也沒了。我說的話,千依百順,不知我棣華何等福氣,投了這等父母,但不知終我之身,如何報答罷了。又因伯和到……

恨海 P 23
②想此時兩張紅臉面兒相映,甚好看也。 ③倒是伯和不答,奇極! ④不是自己見外,實系自外生成也。 ⑤又用自責,棣華豈是情人?竟是聖人! 第10回 遁空門惘惘悵情天……

恨海 P 24
入到病房,只見房中支了四個板鋪,三個都空着,伯和睡在一個鋪上,病的面青唇白,瘦骨難支,緊閉雙眼。棣華由不得一陣心酸,卻說不出話來,在床沿坐下,輕輕在額上摸了一下,覺得乾熱。伯和睜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