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歧路燈


歧路燈 P 1
清 李綠園 著 序 古有四大奇書之目,曰盲左,曰屈騷,曰漆莊,曰腐遷。迨于後世,則坊傭襲四大奇書之名,而以《三國》、《水滸》、《西遊》、《金瓶梅》冒之。嗚呼,果奇也乎哉!《……

歧路燈 P 2
至于學校紳衿中,也還有那些比匪的,都敢望而不敢即。卻也有笑其迂板,指為古怪的。 有詩為證[ 同儕何必不兼收?把臂總因臭味投; 匪類欲親終自遠,原來品地判薰蕕。 卻說譚孝移自……

歧路燈 P 3
克仁說話中間,看見小主人形容端麗,便道:「小的抱相公街上走走去。」孝移道:「輕易不曾叫他上街,改日熟了,你引他到後書房走走罷。」克仁道:「小的在家裡,每日引小相公上學下學慣了,今日……

歧路燈 P 4
原來鄭家老者,傍晚時也要照看孫兒同睡。月色之下,見趙大兒叫端福兒有些慌張,恐怕來家受氣,只推來看孝移,故此拄根枴杖,提個小燈籠兒,徑至前廳。王中說明,孝移只得出來相見。敘了幾句風塵……

歧路燈 P 5
」孝移道:「為子延師,人家之常,何言敬服?」耘軒道:乃今宦家、財主,兒子到七八歲時,也知請個先生,不過費上不多銀子,請一個門館先生,半通不通的,專一奉承東翁,信慣學生。且是這樣先生……

歧路燈 P 6
暗中躊躇道:「婁兄如此人品,如此家風,即是移家相就亦可;他如堅執不去,我便送學生到此,供給讀書。」又慮王氏溺愛,又想自己也離不得這兒子,萬一請他令兄出來,放他出門,也未見得。遂向潛……

歧路燈


歧路燈 P 7
」王氏道:「偏你家是有家法人家!我見那撫院、布、按大老爺們,這一日也去趕會哩。」孝移笑道:「大人們去,或者是有別的事,遣官行香。」王氏道:「行香?為什麼初一日不去,偏偏的趁這日熱閙……

歧路燈 P 8
」孝移道:「此敬姜猶績意也。」潛齋笑道:「士庶之家,一婦不織,或受之寒;本家就必有受其寒者,併到不得或字上去。」孝移點頭。潛齋道:「買了不曾?」婁樗道:「我買了,要回去。 見譚伯……

歧路燈 P 9
回來,向女人曹氏說道:「今日譚姐夫意思,像有意照管隆吉讀書哩。」曹氏道:「我適纔問端福兒,他一個學中,只兩個學生,我也就有這意思。明日治一份水禮,看看姑娘,我跟姑娘商量。他姑是最明……

歧路燈 P 10
孝移道:「極好。」一同起身,也不跟隨小廝,曲曲彎彎,走向文昌巷來。 見孔宅大門,掩着半扇兒,二門關着。一來他三人是夙好,二來也不料客廳院有內眷做生活,推開二門時,只見三個女眷,守……

歧路燈 P 11
孝移道:「這『一十七世為士大夫身』一句,有些古怪難解。至于印經修寺,俱是僧道家偽托之言,耘兄何信之太深?」耘軒道:「孝老說的極是,所見卻拘。如把這書兒放在案頭,小學生看見翻弄兩遍,……

歧路燈 P 12
正合著世上傳的兩句話道:酒逢知己千盅少,話不投機半句多。 到了次日,副學陳喬齡請吃迎風酒,周東宿只得過來領擾。 兩人相見行禮,分賓主坐定。東宿道:「寅兄盛情,多此一舉。」 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