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官場現形記


官場現形記 P 13
」黃道台道:「何苦又要你們化錢?」戴升道:「錢算得什麼!老爺肯賞臉,家人們傾家都是願意的。」黃道台道:「只怕這一閙,不要叫局裡那些人知道,他們又有什麼公分閙不清爽,還有營務處上的。……

官場現形記 P 14
」太太說:「據我看,這樁事情不會假的,再坐著綠大呢的轎子上院,被人家指指摘摘的不好,不如換掉了妥當。橫豎早晚要換的,家裡有的是老太爺不在的時候,人家送的藍大呢帳子,拿出兩架來把他蒙……

官場現形記 P 15
但是胡巡捕素來最要好、最關切的人,他今不來,可見事情不妙。到了第4天飯後,他老人家已經死心塌地,絶了念頭。一等等到天黑,忽見戴升高高興興拿了一封信進來,說:「院上傳見,這封信是文巡……

官場現形記 P 16
」掌班的道:「大太爺你別瞞我,誰不知道支應局的戴大太爺,大人跟前說一是一,說二是二。只要你老吩咐就是了,不要說一個元寶,就是上千上萬的,也盡着你拿。」戴升道:「那倒好了。我有這些銀……

官場現形記 P 17
然而又不便直言回覆。不如另外給他個缺,敷衍過去。」主意打定,便回護院道:「大人所說的這個缺,一來離省較遠,二來缺分聽說也徒有虛名,毫無實在。胡令當差勤奮,又是大人的吩咐,等司裡回去……

官場現形記 P 18
」三荷包道:「泥菩薩,你是知道我的用度大的,這一點點怎麼夠呢!我們大先生那裡,二千答應下來答應不下來,盡着我去抗,橫豎叫他代理這缺就是了。但是我兩個,總得叫他好看些。」倪二先生道:……

官場現形記


官場現形記 P 19
三荷包越說越得意,把個藩台白瞪着眼,只是吹鬍子,在那裡氣得索索的抖,楞了好半天,才喘吁吁的說道:「我也不要做這官了!大家落拓大家窮,我辛辛苦苦,為的那一項!爽性自己兄弟也不拿我當作……

官場現形記 P 20
帳子裡面也不則聲,倒是何藩台同他客氣了一句。他便側着身子,在床面前一張凳子上坐下,叫老媽把太太的右手請了出來,放在三本書上,他卻閉着眼,低着頭,用三個指頭按準寸、關、尺三步脈位,足……

官場現形記 P 21
」這個人可巧是三荷包經手,拿過他一萬二千塊的一個大主顧,今天因要赴任,特來稟辭。何藩台見了手本,回心轉念,想到這是自家兄弟的好處,不知不覺,那面上的氣色就和平了許多。一面換了衣服出……

官場現形記 P 22
本官一清如水。倘有幕友、官親,以及門稿、書役,有不安本分、招搖撞騙,私自向人需索者,一經查實,立即按例從重懲辦,決不寬貸各等語。此諭貼出之後,別人還可,獨有蔣福是心虛的,看了好生不……

官場現形記 P 23
內容: 第6回 急張羅州官接巡撫 少訓練副將降都司 卻說蔣福走進帳房探聽消息,侄少爺無法,只得同他說道:「你的錢,老爺說過,一個不少的,但是總得再過幾天才能還你。好在你的家眷也同……

官場現形記 P 24
過了兩天,他便離了京城,一直奔赴山東濟南省城稟到、稟見,把軍機大人的書信投了進去。次日果蒙撫台傳見,說:「莒州缺苦,我已經同藩台說過,偏偏昨日膠州出缺,就先掛牌委你署理。隨後有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