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沖喜皇妃


沖喜皇妃 P 1
。 一見皇上親臨,基總管連同所有一清宮侍衛、宮女急忙叩首迎接。 「皇上——」 「免了!」皇上不耐煩的揮手。「三皇子情況如何?」他心急的問。 「啟稟皇上,主子他……今晚吐血了,奴才擔心他熬不過今晚……」 基總管哽咽……

沖喜皇妃 P 2
「還有誰呢?」麥倩首先揚著笑臉走向麥雯,「雯兒,大姊素知你淡泊名利,亦不喜陷入宮廷紛爭當中,對於我們,你是巴望能早日脫離,不是嗎?所以嫁與三皇子對你來說,是最好避離的方式,既然如此,不如你就當行好事領旨嫁了吧!」 「是……

沖喜皇妃 P 3
。 基總管無奈,只得退出殿外,但又怕夜裡主子病情又變,命人待在主子寢殿外,隨時就近伺候。 寢殿內的三皇子輾轉反側,眉宇之間充滿著無人可猜得透的深沉心思。 @ @ @ 皇上最寵愛的三皇子即將迎娶新妃,舉國歡騰,京城……

沖喜皇妃 P 4
譏笑起父親。 「你——你們這兩個丫頭,我不教訓是不行了!」他氣得怒火攻心,走上前就要揚起手。 喬百合立刻拉住他,「好了,她們也沒說錯,你又何必氣成這樣?再說你也知道,是雯兒那丫頭先動的手,她自己不也承認了,我這做娘的……

沖喜皇妃 P 5
一人。 她無人可問,而一清官畢竟是皇子宮殿,豪華與占地甚廣自不在話下,她心急地奔出內寢迷失了方向,被困在大花園內,園內花團錦簇美不勝收,但她無心觀看,一心想找到人詢問她的夫君人在何處。 慌亂之間,她瞧見一人影立於一團……

沖喜皇妃 P 6
!」他突然狂咳起來。 基總管見狀,趕忙熟練的攙住他的手臂,「主子,您還好吧?」 「咳!」 一口氣上不來,他又咳出血來。 「三皇子!」她驚異的摀住嘴。 基總管大為緊張地拍撫他的背,讓他能順氣並急呼侍衛前來幫忙。 ……

沖喜皇妃


沖喜皇妃 P 7
雯兒,什麼都不懂,三皇子病發時我慌了手腳,一點忙也幫不上,三皇子一定覺得雯兒是世上最無用的妻子。」 她反而自責起來。 「你……」 他垂下眼臉,心中五味雜陳。她也許不是最能幹的妻子,但絶對是世上最溫柔善良的女子。這些話他……

沖喜皇妃 P 8
喔?沒見著皇后?」他似笑非笑,讓人見了心裡髮毛,但出乎意料他沒在這上頭追究,轉口又問:「雯妃臉上的傷,沭目驚心,你們可也給本宮一個理由。」 他態度平和絲毫看不出已滿肚怒氣待發。 「這個……」 糟了,三皇子果然是為雯兒這……

沖喜皇妃 P 9
個不用令自己妻子擔憂的丈夫。 「走吧,咱們進殿吧。」 他由她攙扶著慢慢走回寢殿。 兩人才坐定,基總管就匆忙來報。 「皇子,皇上、皇后及兩位皇子駕到,您可要出殿接駕?」 基總管才說完,皇上與眾人已駕列。 「不必,……

沖喜皇妃 P 10
長髮披肩,一張素淨無瑕的臉,模樣顯得性感極了,教他不由得起了反應。 原本專心為他拭汗的她,感受到他的熾熱目光,立即羞赧的停下了手。 「三皇子……」 他捧起她嫣紅的粉頰,無限的愛憐,他情不自禁的印上了她的唇。 她……

沖喜皇妃 P 11
即湧上醋意。 「什麼事讓三皇子如此為她心疼?」 他苦笑,「算了,不提此事了,改日本宮會為公主引薦雯兒的,本宮倒衷心希望長風能與雯兒成為閨中好友。」 心疼麥雯在宮中並無友人,長期下來會感覺寂寞,他希望兩人能交好,且長風……

沖喜皇妃 P 12
前違背他。 瞧他與長風的親昵,她著實無法容忍。「雯兒身體不適,先行退席了,還請三皇子見諒。」 她僵硬著身軀,牙一咬,轉身奔回內殿。 「雯兒!」他握緊雙拳,瞪著她離去的背影,怒火高張。 她竟敢這般放肆! 「哼,三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