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品花寶鑒


品花寶鑒 P 1
清陳森編 余謂遊戲筆墨之妙,必須繪形繪聲。傳真者能繪形,而不能繪聲;傳奇者能繪聲,而不能繪形,每為憾焉。若夫形聲兼繪者,余于諸才子書,並《聊齋》、《紅樓夢》外,則首推石函氏之……

品花寶鑒 P 2
而遊戲之中最難得者,幾個用情守禮之君子,與幾個潔身自好的優伶,真合著《國風》好色不淫一句。先將紳中子弟分作十種,皆是一個情字。 一曰情中正,一曰情中上,一曰情中高,一曰情中逸,……

品花寶鑒 P 3
見俗優濫妓,油頭粉面,無恥之極,則可恨。你想,凡目中所見的,去了這些,還有那一種人?”子玉正猜不着他所說什麼,只得說道:「既然娛悅不在聲色,其唯二三知己朝夕素心乎?」仲清大笑。南湘……

品花寶鑒 P 4
其演《雙紅記》、《盜令》、《青門》諸出,梳烏蠻譬,貫金雀釵,衣銷金紫衣,系紅綉糯,着小蠻錦靴。背負雙龍紋劍,如荼如火,如錦如雲,真紅線後身也。其《刺虎》、《盜令》、《殺舟》諸戲,俠……

品花寶鑒 P 5
就是西子也曾貧賤浣紗,而楊太真且作女道士,甚至于美人中傳名者,一半出於青樓曲巷。或者天生這一種人,以快人間的心目,也未可知。但誇其守身自潔,立志不凡、惟擇所交、不為利誘,兼通文翰,……

品花寶鑒 P 6
一個已似海棠花,嬌艷無比,眉目天然。一個真是天上神仙,人間絶色,以玉為骨,以月為魂,以花為情,以珠光寶氣為精神。子玉驚得獃了,不知不覺把帘子掀開,凝神而望。那兩個妙童,也四目澄澄的……

品花寶鑒


品花寶鑒 P 7
性全也覺喜歡,道是兒子或者長進了些。那李元茂悶着頭不敢言語。用完了晚飯,那時行李已取到,房間亦已打掃。 喝了一會茶,說了些南邊年歲光景,聘才知道元茂不能熬夜,起身告辭,性全也體……

品花寶鑒 P 8
」子玉只得起身進去。這一宿就把聘才的話想了又想,又將車中所見模樣神情,細細追摹一回,然後睡着。自此子玉待聘才更加親厚。 次早聘才帶了他的小子四兒,將王文輝的信送去。適文輝一早出……

品花寶鑒 P 9
」嗣徽只道仲清果真佩服他,便意氣揚揚,臉上的紅疙瘩,如出花灌了漿一樣,一顆顆的亮澄澄起來,便對嗣元道:「老二,但凡我們讀書人,天分記性是並行不悖,缺一不可的。」嗣元道;「敢、敢、敢……

品花寶鑒 P 10
第2三杯即系亮功自己的令,便道:「這裝小旦倒是作法自弊了。 也罷,讓我來敬兩個人。」隨站起來,左手拿了杯酒,右手掩了鬍子,把頭扭了兩扭,笑迷迷軟腰細步的走到楊方猷面前,請了一個安,……

品花寶鑒 P 11
聘才袖了出來,到自己房裡,歪在炕上,取那本《花遜看了一會,記清了八個名氏。一面想道:「原來京裡有這樣好小旦,怪不得外省人說:『要看戲,京裡去。』相公非但好,個個有絶技,且能精通文墨……

品花寶鑒 P 12
這相公便坐下了,即問了聘才的姓,聘才連忙答應,也要問他名氏,忽見那胖子扭轉手來,在那相公膀子上一把抓祝那相公道:「你做什麼使這樣勁兒?」便側轉身向胖子坐了,一隻手搭在胖子肩上。那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