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品花寶鑒


品花寶鑒 P 253
又見石氏眉歡眼笑,不覺心中大動,那物直豎起來。得月臉紅紅的,不好意思,把腿壓住了,心裡想道:「這麼一道好菜放在嘴邊,不嘗一嘗,真是個獃子。」到發牌時,故意把牌一彈,彈到石氏的凹處。……

品花寶鑒 P 254
劉喜道:「要便人要天天有的,摺差、塘報那一日沒有?你寫起來,我去寄就是了。」琴仙於是哀哀切切,寫了幾封信與子玉、子云、蕙芳諸人,要他們專人來接他回去,子云信內並封着屈道翁遺言。寫了……

品花寶鑒 P 255
官場應酬無暇細述,自然紛紛的阻道送行。梅侍郎于十一月初一日起程,正是一帆風送滕王閣。行了十日,到了南京,要在家耽擱幾天,祭掃墳墓,查理田園,周恤親戚。到了兩日,第3日去拜制台,談了……

品花寶鑒 P 256
最奇的那盤凌霄花,開了數百朵,地下的蘭蕙齊芳,那馬纓花是盛夏時開的,也復含苞吐萼,一時就開了許多花出來。倒將個梅侍郎看得心驚,唯有肅然起敬。琴仙見墓門間多了四棵小樹,已有三四尺高,……

品花寶鑒 P 257
子云發了一千銀子,打發家人星夜下了江南。子玉連天的悲苦,日間不敢進內,一來怕顏夫人問他,二來怕瓊華小姐看出,正是他的苦楚,比人更勝幾倍。但心上有這樣心事,臉上如何裝得過來?顏夫人倒……

品花寶鑒 P 258
若說是他,為何老爺與他抗禮?且又穿著素服,像個有孝的人。若說不是他,面貌再沒有這般相像的了。眾人疑疑惑惑,猜不出來,又聽得叫屈大爺,便知不是。子玉趁這空兒,就請仲清對顏夫人講明,瓊……

品花寶鑒


品花寶鑒 P 259
」子云道:「自然是借重你們二位。那十篇如今是這樣,各人拈鬮,拈到誰是誰。華星北也叫他做一篇在內。」南湘道:「甚好。 」 於是寫起鬮來,將屈道翁與杜仙女、屈琴仙分做二鬮,其餘九……

品花寶鑒 P 260
鬰林道:「這首詩究竟也不甚好,還有些刻薄,你看帳裡夢中等句,有什麼好呢?」蕙芳道:「這倒沒有什麼。不過寫的嬌艷尊貴處。」寶珠道:「卓然這等詩,就算他的好心了。若要他做莊重些,他也未……

品花寶鑒 P 261
」寶珠道:「感激便思怎樣報答呢?」眾人皆不能對。寶珠道:「我想個報答的法子。他們既將我們刻了像,做了花神,我們何不也將他們刻了像,就在樓上供養起來?他們稱我們為花史,我們就稱他們為……

品花寶鑒 P 262 -(完)-
寶珠道:「明日公祝,須請齊了諸名士來。再,我們跳出梨園,從前一切的所有之物,都用不着了,孽根須淨,色界盡除,將那所存的釵鈿首飾,當着眾名士,一齊熔化,舞袖歌裙,則一火而焚之,豈不爽……


人力銀行 | 汽車旅館 | 台灣溫泉 | 人物百科 | 南方站長 | 民宿指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