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醋葫蘆


醋葫蘆 P 1
•伏雌教主著• 序 余嘗慨世之男子,甘為婦人之行,而不能婦人其心。婦人以一夫終,外畏公議,內顧名行。男十色不謂淫,女過二便為辱。苦矣,身之女矣!吾身疇氏,而以人之顰笑為顰笑,顏……

醋葫蘆 P 2
自言家業皆由我,恃己多才凌老公。丈夫不幸無子息,自言有婿有內侄。堪嘆白髮已蒙頭,尚不容夫親外色。丈夫無奈假趨承,只恐貽笑遭人輕。 後生莫道不懼內,事到其間難後生。 閒話休題。且……

醋葫蘆 P 3
」成[王圭]轉身把舌頭伸了一伸,頸項縮一縮,輕輕走到香筒裡,取了一枝綫香,戰兢兢的點在爐內,道:「院君,拙夫去也。」都氏道:「還不快走!」嚇得那成[王圭]抱頭鼠竄,一溜去了。都氏卻……

醋葫蘆 P 4
正是那:青龍與白虎同行,喜鵲與烏鴉齊噪。•不知主何凶吉,且聽下回分解。 第2回  祭先塋感懷致泣•泛湖舟直諫招尤• 引首《玉樓春》 無名氏作• 六橋歲歲花如錦,多少風流堤上……

醋葫蘆 P 5
眾人下轎淨手畢,安童點上香燭。值殿長老過來,問了居址姓名,寫了兩道文書。行者擊鼓,頭陀打鐘,齊齊合掌恭敬,各各瞻依頂禮,口中各各暗暗的禱祝些什麼,再請簽筒,各人祈簽已了,送了長老宣……

醋葫蘆 P 6
艄子撐出湖中,安童先備午飯吃過,又煮些茶吃了,然後擺開攢盒,燙起酒來,分賓主坐定,小使斟酒,大家痛飲。艄子撐了一會,問道:「員外,還是往孤山、陸墳去,還是湖心亭、放生池去?」成[王……

醋葫蘆


醋葫蘆 P 7
今日誰請你來做說客?我這裡用你不着。蒼蠅帶鬼面,什麼樣大的臉皮!從來丈夫也十分怕我,不要失了體面去,恐不雅相!」成[王圭]見妻子發作,又恐周智見怪,按了膽道:「院君,你也忒煞性躁,……

醋葫蘆 P 8
那媒婆少不得定是姓王,不見戲文內,但是王婆,便有三分手段,況且這王婆,更又不同,總不出三姑之右,頗列在六婆之前,眼睛都會發抖,鼻子也會打諢。那時聽得扣門之聲,即便出來。怎生打扮?《……

醋葫蘆 P 9
辭了出門,剛又遇著成[王圭]。成[王圭]道:「媽媽所事若何?」王婆道:「竟替員外說了兩個,明日就兌銀子,後日便要過門。」連連說,連連走去了。原來王婆這兩句囫圇話,一半不好回覆得成[……

醋葫蘆 P 10
都飆一見姑娘,納頭便拜,道:「侄兒一向館中讀書,不得常來探望,日日懸念,好生記憶!不知姑爹近來淘你氣否?侄兒特帶些須之物,聊充孝敬。」都氏道:「我的兒,你在館中,姑娘日日望你,再不……

醋葫蘆 P 11
」成[王圭]道:「我往武當進香求子,與你計議,料必不許,與你說些什麼?」都氏道:「武當進香,有何指實?」成[王圭]答應不來,周智忙向袖裡胡亂摸出條字紙兒道:「員外素手清香,並不帶香……

醋葫蘆 P 12
成[王圭]慌了,只得求道:「院君不必造次的苦苦怨着我,你只遍訪吃••若能害人肚痛,拙夫情願受責。」•言未絶,外廂傳報醫生來了,成[王圭]忙去迎入房中。看了兩手脈息,醫生道:「別無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