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野獸眷戀的百合香


野獸眷戀的百合香 P 1
身影便隨之移動,彷彿與樹枝已成一體。 她的眼睛很亮,跳躍着慧黯的眸光,目光定定地注視着前方的黑色樓宇。 黑樓飄散着陰沉的氣息,尤其在夜色中更顯陰森,讓人不敢靠近。 聞名江湖的殺手閣!血樓,見錢取命,是江湖裡的……

野獸眷戀的百合香 P 2
雕花珠玉墜,腰間繫着以蠶絲製成的長鞭,雖然裙襬已破斕,可她看來仍然像個無瑕的搪瓷娃娃。 「為什麼?」他開口,聲音極淡。 「啊?」聽到他的聲音,她愣了一下,「原來你會說話呀......什麼為什麼?」沒頭沒腦的誰知他……

野獸眷戀的百合香 P 3
不就沒人進得了?」她記得偷神一族的人不只輕功厲害,對於機關陣法的瞭解也無人能出其右。 「唉!事情要是這麼簡單就好了......」 「結果我那師兄只記得去追不要他的公主,就這樣把我丟在谷裡,我才不要個人待在那,太可……

野獸眷戀的百合香 P 4
普通的小姑娘。 此刻,她正坐在龍騰酒樓的欄杆上,有趣地看著歡喜城一年一度的七月花燈會。 人說,七月鬼門開。歡喜城每年七月都有舉辦花燈會的習俗,想籍由明亮的燈火將那些孤魂野鬼驅趕開。 花燈會連辦七天,這七天就是……

野獸眷戀的百合香 P 5
沒有想到他竟會會把玉墜留在身上,而且第1句跟她說的話說是要還她的玉墜。 她看了看玉墜,又看了看冷無赦,小臉滿是疑惑。「你......追了我五年,就是為了還我這個?不會吧?」 「你,不要嗎?」褐眸掠過一絲不解,可出……

野獸眷戀的百合香 P 6
覺地發現自己竟跨坐在他身上,股間不定期抵着他的灼熱。 她猛的跳起,趕緊離開他身上,拐到床角,再低頭迅速檢查自己身上的衣物。 很好,一件都沒少。 水娃兒鬆了口氣,這才抬頭瞪向冷無赦,「喂!姓冷的,你抓住我到底想……

野獸眷戀的百合香


野獸眷戀的百合香 P 7
厭這個男人。 看到她,殷羅眯起眼,一道光芒掠過眼底。 「師弟,你什麼時候金屋藏嬌了?」 「出去!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冷無赦淡聲說道,又恢復了模樣。 見冷無赦絲毫不把他放在眼裡,殷羅的眼掠過一絲怒芒,……

野獸眷戀的百合香 P 8
不下...... 「喂,我都夾菜給你了,你是不是也要夾菜給我?」她將碗捧到他面前。 冷無赦抬頭,怔怔地看著水娃兒的碗,又看著她。 「快呀!我要那只雞腿。」 水娃兒嘟着小嘴,嬌聲命令。 「哦!」冷燕赦回神,……

野獸眷戀的百合香 P 9
他對瞪,轉身就要離開。 「嘿嘿,今天是十五吧?」殷羅突然開口。 不想理他,水娃兒繼續走。 「你知道冷無赦怎麼坐上樓主之位嗎?」 水娃兒停下腳步,轉身看他。 段羅邪惡地笑了。「那傢伙是妖怪,靠淫蕩的模樣……

野獸眷戀的百合香 P 10
只知道,她無法就這麼離開...... 她忍不住伸手抱住他,唇輕輕貼上他的,她輕顫着,不是怕,而是羞。 她害羞地低語:「沒關係,你不用忍......」 第4章 「娃、娃兒......」冷無赦睜開眼,詫異地看……

野獸眷戀的百合香 P 11
手扯下她的腰帶。 「不要!」察覺他的意圖,水娃兒羞窘地低喊,想閃躲,可他的動作更快。 手一扯,粉色腰帶被他拉掉,大手跟着扯下半濕的褻褲...... 沒了褻褲的遮掩,只見粉嫩的私花早已氾濫着水光,柔軟的黑色細絨……

野獸眷戀的百合香 P 12
什麼,他早已不知道了。 他想到五年前初次見面時,只有她注意到他身上的傷,還為他包紮。就是那時,他記住了她深深地將她看進眼裡。 「不疼。」 他搖頭。 「騙人。」 她看著他,小臉儘是心疼,無法想象他以前過的是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