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海角遺編


海角遺編 P 13
為人素剛直,下人若有不法事,在主人前每不肯為之隱諱,或啖之以利則愈怒,以故與歸氏奴輩不睦。 二月間,因搬住謝家橋,七月十三日歸氏起兵,霽喬為首,將名帖請小泉飲結福酒。來僮道主人之……

海角遺編 P 14
十五夜因何羽君在雙忠廟紮營,和尚遂央褚德卿引進,願投部下。據云,向系兵人出身,所以皮盔、皮甲、器械尚在。羽君見其武藝好,口中許諾,是夜茫茫然,未編入隊伍,此僧即戎裝隨眾鄉兵進城來。……

海角遺編 P 15
凌四拿住知縣,細細唾罵,又要打,又要殺,正在危急,虧得鄉紳趙景之在彼避亂居住,忙遣人分解曰:「知縣是父母官,若弄殺了,必然又惹出大禍來,斷斷不可。」因此洪知縣得以單舸返棹。仍投土都……

海角遺編 P 16
此時,清師前鋒是四府汪提督所統,隨後蕭參將、錢參將、徐元直、夏都司,及知縣洪一緯、監軍巡捕陳日昇,共有三千多人。既破華蕩之兵,一路並無攔阻,悄悄直到南門,已是五更天氣。見城上守護無……

海角遺編 P 17
次日搜捕城中民居,斬草除根,老幼不留一個。聞有一秀才,姓季名星,字夢白,原是文武全才,兵敗後只剩短槍一根,獨自歸家,大開重門,坐在書房裡。 其家宅頗寬大,進門道屋方是廳,廳後是遮……

海角遺編 P 18
」所以此時大兵直過了謝家橋北,方動刀兵,至陳家橋殺人最多。凡沿塘樹上、橋上人頭都掛滿的,謝家橋塘西姚涇口,只箭傷了一個李湖州。朱涇內顧秀甫家門首,殺了一個王老兒,其餘拿住的並不曾傷……

海角遺編


海角遺編 P 19
但就語言舉動間不刻薄,與人方便,或者後邊還有應驗處。至于吹彈歌舞之類,雖非正經,然一才一藝,或者也有用着處。 我今說小東門外,有一人姓周,排行第2,父子三人專以穿珠燈為業。 周……

海角遺編 P 20
」彥之叩謝,又求道:「倘或中途有兵盤詰,望老爺開恩。」那人又分付道:「只說楊都都放回來的,就沒人拿你了。」彥之依其言,果然好好從兵馬叢中,並無攔阻,直踱到家。豈不是一藝之微,也有用……

海角遺編 P 21
陳家橋舊家沈左泉,裡中呼為沈四外郎,子寧宇亦現在縣中作掾。八月間,暗先剃髮,在洪知縣衙門供役。至九月初十日,福山營訪得的確,差鄉兵長楊端甫統兵三百人,前往圍基抄捉。其時沈家基上人通……

海角遺編 P 22 -(完)-
何羽君自十三日兵敗退屯福山港,各處鄉兵俱已星散,連老營中浙兵及土著兵丁大半去了,所存惟平日相信之人,與船上客兵,及畢九龍、王英、芮觀等眾,不上一千六七百人。裡中大姓與土著居民,見清……


人力銀行 | 汽車旅館 | 台灣溫泉 | 人物百科 | 南方站長 | 民宿指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