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麟兒報


麟兒報 P 1
又名《葛仙翁全傳》 版本[ 康熙十一1672年序刊本。十六回。 不題撰人。首有序,後署「天花藏主人題」。天花藏主人,明末清初人,生平不詳。其編丶訂丶着丶述丶序的小說尚……

麟兒報 P 2
正燃烘着,忽見一個人。破衣破帽,像花子一般,赤着雙腳,在雪中走過。廉小村看見心中甚是不忍,連忙招手道:「走路的老兄,這樣大雪,你在雪中行走,可不凍壞了。且請到我家歇息歇息,吃碗熱茶……

麟兒報 P 3
那人見了,將手一拱,笑嘻嘻的說道:「老爹、奶奶,新年納福,不作揖了。」廉小村道:「你舊年為何不別而行?倒叫我記念不了。」潘氏也說道:「只因你去後,我被這老兒日日埋怨,說我不留你打發……

麟兒報 P 4
原來毛推官房屋器用雖被燒燬,喜得官資黃白之物,卻埋藏地下,未曾打動。只得取出來,連夜鳩工蓋造,不兩月成功,依舊蓋得畫棟雕樑,亭台樓閣,比前更覺華麗。 毛羽既經了這番火災,親耳中聽……

麟兒報 P 5
那人寫完唸完,廉小村聽了竟茫然不懂,又不好再問。因拿着那幅紙,只管沉吟。那人笑道:「你不必沉吟,等你新養的兒子中了舉,你將此字問他,他自然知道。」廉小村只得將他寫的紙兒,折一折收了……

麟兒報 P 6
便有一個小兒搶先說道:「我想做官是個人上人了。哪個不來奉承我?我要銀子便有銀子,我要貨物便有貨物,惟有放下老面孔來,貪些臓,回家去與妻子受用。這便是做官天下通行的大道理了。我講得如……

麟兒報


麟兒報 P 7
」廉清道:「這麥可是家家有的麼?」二人道:「家家種田,家家有麥。」廉清道:「你家這麥,可有色認麼?」強之虎道:「五穀原無色認。」廉清道:「既無色認,為何曉得是他偷取?」強之虎道:「……

麟兒報 P 8
惟仿版築之遺意,聊磨豆為腐以養天年。幸家兄愚魯,尚可折薪,以助其勞。此家庭醜狀,幸老先生勿哂。」幸尚書聽了暗忖道:「原來是磨豆腐,故誤傳作『右副』。 這也罷了。但他一個豆腐之子,……

麟兒報 P 9
更兼年、月、日、時皆同,今日不期而遇,此中大有機緣。我欲使他二人今日定盟,異日得為夫婦。我與老親翁,做一個兒女親家何如?」廉小村突然聽了,大驚不已,連忙立起身來說道:「不敢,不敢,……

麟兒報 P 10
故晚生直陳以免素餐之誚。」幸尚書聽了,不勝起敬道:「先生愛我與二子,可謂至矣。」知不可留,只得應允。到了冬底,厚饋而去。 正是[ 天生美玉自無暇,駿足何勞鞭策加。 得到風雲千……

麟兒報 P 11
話說廉清用移眉戲法,正捉弄逄寅,忽一眼見幸尚書走入,恐怕看見先生面孔便要罪他,便急急唸咒解了。幸尚書卻不徑入,側身竊視。只見廉清跪在地下,兒子卻在旁掩着嘴笑,又見先生含怒而坐,雙手……

麟兒報 P 12
一個叫做春花,一個叫做秋萼。二人之中惟秋萼做人乖巧,小姐甚是喜她,日不離身。此時昭華小姐已是十三歲了,卻長成就如一朵出水芙蓉,千嬌百艷。更兼她同着哥哥與廉清讀了這幾年書,出口便成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