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醒名花


醒名花 P 1
墨憨齋新編 第01回 吉士懷春題紫燕侍姬遊戲學紅娘 第02回 范道人遺囊顯道術梅杏娘平地玷水清第03回高知縣憐才假索詠陶總兵念舊實親朋第04回雙流縣贈金逃難萬安屯借……

醒名花 P 2
」一頭又把詩吟起來。忽聽得呀的一聲門響,門內閃出一個青衣女童,向外張望。見了湛生,便欲閉門。湛生慌忙上前一步,向那青衣女童,深深一揖道:「請問小娘子,此間是誰家宅第?」女童便帶笑的……

醒名花 P 3
吟罷,竟和衣上床睡了。不題湛翌王回家之事,且說佛奴將湛生之詩,藏於袖中,進得小姐房內。杏娘便問道:「適纔園中,可有人麼?」佛奴只得扯個謊道:「園中並無人走動,小婢各處尋看時,拾得一……

醒名花 P 4
倘蒙見憐,姐姐玉成好事,後日當以小星故事為謝,終身決不敢忘報哩。」佛奴笑一聲罵道:「書獃,什麼小星大星,我家小姐暫饒了我一頓打,着我還你的詩箋。你可略站一刻,待我進去拿來,不要再在……

醒名花 P 5
梅公子便差了許多僮仆,同着一夥人來拿湛生。那梅公子名富春,號叫瑞臣,為人生性凶暴,好為不軌。恃亡父的遺蔭,胡亂橫知。又自小與無賴為伍,學得拳棒,結一班衙門蠹役,以為心腹。 他便奸……

醒名花 P 6
且說起湛翌王家中父母兄弟,念他一夜不見回來,到了次早,教人四下尋訪。那時,差人把湛翌王帶到縣中,高知縣判理公事,尚未退堂。翌王跪在丹墀之內,又見梅家家人手中持一名帖,稟那知縣。知縣……

醒名花


醒名花 P 7
到得廳上,杏娘拜見過姑媽,然後姑嫂相見。陶夫人即同杏娘坐了,問道:「前曾叫人來接侄女,為何不就來?今日到此,我快活得緊。」杏娘致謝,佛奴便到外邊打發梅盛回,叮囑其路上仔細,切不可漏……

醒名花 P 8
到了晚上,高公出來坐堂。堂上張燈列火,吏書皂快畢集。高公先審過了幾件戶婚田土之事,然後弔出湛翌王一干問道:「你這強盜,好不利害。白日搶劫財物,又黨羽全無,只是一人,倒虧你好一副大膽……

醒名花 P 9
只見禁子去不多時,即來稟道:「並無強盜湛翌王在監。滿監人都道,想是昨日審結釋放,不見重發下監來。」高公拍案大叫道:「你們好大膽,這是強盜重犯,怎麼放鬆逃走。如今梅大爺已差人候審發落……

醒名花 P 10
心上正在驚疑,忽聽得樹林中一聲鑼響,走下十數個彪形大漢,一把扯住道:「你是那裡來的?敢是奸細麼?」翌王慌道:「是走路的。」那些人道:「既是走路的,你豈不知規矩,快送買路錢來。」徑在……

醒名花 P 11
」又分付兒子宗潛:「你如今不必赴館,竟在家中讀書,同媳婦須要孝順你母親。表妹在此,亦必好好看待他,又要避些嫌疑。自己當朝夕苦攻,圖個前程遠大。我到彼倘遇新文宗出京,還要囑託他青目于……

醒名花 P 12
非不欲歸,實不得已耳。不知近來家父家母,可俱康健?」景節道了平安。翌王道:「吾兄出外,你家中亦覺無人。」景節道:「近來有一舍表妹在家,與家母令妹作伴,稍不寂寞。 」翌王道:「令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