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粉妝樓全傳中


粉妝樓全傳中 P 1
粉妝樓全傳 目 錄 新刻《粉妝樓》小序 主要人物表 第1回  系紅繩月下聯姻 折黃旗風前別友 第2回  柏文連西路為官 羅公子北山射虎 第3回  粉金剛義……

粉妝樓全傳中 P 2
予前過廣陵,聞上俗有《粉妝樓》舊集,取而觀之,始知羅氏纂輯,而什襲藏之,未有出以示人者也。予既喜其故家遺俗猶有存者,而又喜其書中洋洋溢溢。所載忠男烈女,俠士名流,慷慨激昂,令人擊節……

粉妝樓全傳中 P 3
話說羅爺見兩位公子生得人才出眾,心中也自歡喜,這也不在話下。只因羅爺在朝為官清正,下詢私情,卻同一個奸相不睦,這入姓沈名謙,官拜文華殿大學士、右丞相之職,他平日在朝專一賣官鬻爵,好……

粉妝樓全傳中 P 4
大將承恩破虜臣,貔貅十萬出都門。 捷書奏罷還朝日,麟門應標第1人。 話說羅爺整齊隊伍,調開大兵,出了長安。前行有藍旗小將報道:「啟元帥今有文武各位老爺,奉旨在十里長亭餞別,請……

粉妝樓全傳中 P 5
二人近前一看,只見門上有匾,寫道:「元壇古廟」。二人道:「我們跑了半日,尋到這個廟,何不到這廟中歇歇!」遂牽着馬,步進廟門一看,只見兩廊破壁,滿地灰塵。原來是一座無人的古廟,又無憎……

粉妝樓全傳中 P 6
且說長安城北門外有一個飯店,是個寡婦開的,叫做張二娘飯店,店中住了一客人,姓祁名子富。平日卻不相認。只因他父親祁鳳山做廣東知府,虧空了三千兩庫銀,不曾謀補,被奸相沈謙上了一本,拿在……

粉妝樓全傳中


粉妝樓全傳中 P 7
看官,你道開店的夥計為何怕他?原來,他二人平日在長安,最會闖禍抱不平:凡有衝撞了他的,便是一頓拳頭,打得尋死,就是下侯駙馬有甚不平的事撞着他,也是不便的,況他本是世襲的公爺、朝廷的……

粉妝樓全傳中 P 8
」祁子富道:「我與他有殺父之仇,這禽獸還要與我做親?就是沈謙親自前來叩頭求我,我也是不依的!」說罷,把手一拱,竟自去了。那錦上天被他搶白了一場,又好氣又好笑,見他走了,只得又趕上一……

粉妝樓全傳中 P 9
張二娘道:「莫要哭,哭也無益。只好找到前門,闖將出去。」當下三個人戰戰兢兢,往大門而來,心中一怕,越發走不動了。及至趕到前門,只見那些吃酒看花的人,都紛紛散去了,只有他三人。 才……

粉妝樓全傳中 P 10
豪傑施威,英雄發怒。豪傑施威,慣救人間危難;英雄發怒,常報世上不平。一個舞動玉石欄杆,干軍難敵;一個輪起齊眉短棍,萬馬難沖。一個雙拳起處,擋住了要路咽喉;一個兩腳如飛,抵住了傷心要……

粉妝樓全傳中 P 11
他們弟兄三人,趕上祁子富船,隨叫攏岸上。祁子富跪下謝道:「多蒙二位英雄相救,不知三位爺的尊姓大名,尊府何處,明日好到府上來叩頭!」胡奎用手扶起,指着道:「這二位乃是越國公羅千歲的公……

粉妝樓全傳中 P 12
這裡單言那沈廷芳回到相府,又不敢做聲,悶在書房;過了一夜,次日清晨早間,家人進來呈上帳目。昨日打壞了店中的傢伙物件,並受傷的人,一一開發了銀子去了,沈廷芳道:「這才是人財兩空!倒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