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粉妝樓全傳中


粉妝樓全傳中 P 25
主意已定,用過中飯,瞞了夫人,不跟安童,換了一身簇簇新時樣的衣服,悄悄出了後門,往胡家鎮口,到祁子富豆腐店中來訪祁巧雲的門戶事蹟。 當下,獨自一個來到胡家鎮上,找尋一個媒婆,有名……

粉妝樓全傳中 P 26
輕移蓮步,來到松園一看,只見樹木參差,人煙稀少。走了半裡之路,只見山林內有兩進草房,左右並無人家。秋紅走到跟前叩門,龍太太開了門,見是個女子,便問道:「小姐姐,你是那裡來的?」秋紅……

粉妝樓全傳中 P 27
這一句話把個侯登說得目瞪口獃,猶如頭頂裡打了一個霹靂;痴了半會,心中想道:「我家之事,他如何曉得?一定他二人躲在他家,不必說了。」只得陪個小心,低低的問道:「老奶奶,若是當真的小姐……

粉妝樓全傳中 P 28
話說羅琨在鵝頭鎮上飯店投宿,他是走倦了的人,吃了便飯,洗了手腳,打開行李要睡。才關上門,正欲上床,猛聽得嘈嚷之聲,擁進多少人來,口中叫道:「在那間房裡,莫放走了他!」一齊打將進來。……

粉妝樓全傳中 P 29
店小二拿着這件衣衫往外正走,不防羅琨問在天井裡聽得明白,攔住店小二道:「不要走。諒他這件舊衣衫能值多少?俺這裡有一錠銀子,約有三兩,交與你代他使用。店小二道:」客人仗義疏財,難得,……

粉妝樓全傳中 P 30
」趙勝夫妻道:「這個斷斷不敢領恩公的厚賜!」羅琨道:「這有何妨。」說罷,起身來到自己房中,打開行李,取了二十兩銀子,拿到趙勝房中,交與趙勝道:「快快收了,莫與外人看見。」趙勝見羅琨……

粉妝樓全傳中


粉妝樓全傳中 P 31
趙樸見問,爬上一步,哼哼的哭道:「大老爺在上,小的乃異鄉人氏,遠方孤客,怎敢動手打黃鄉紳的家丁?況現欠他的銀子,又送在大老爺案下,上法昭昭,小的豈敢撤野?只因黃府的家人倚着主人的勢……

粉妝樓全傳中 P 32
話說羅琨到了淮安,已是黃昏時分,問明白了柏府的住宅,走到門口叩問。門內問道:「是那裡來的。」羅琨回道:「是長安來的。」門公聽得長安來的,只道老爺有家信到了,忙忙開門一看,見一位年少……

粉妝樓全傳中 P 33
那淮安府臧太爺,聽得錦亭衙毛守備在柏府裡拿住反叛羅琨,忙忙點鼓升堂,審問虛實,只見毛守備同侯登二人先上堂來。參見已畢,臧知府問起原因,侯登將計擒羅琨之事,說了一遍:知府叫:「將欽犯……

粉妝樓全傳中 P 34
況且他是個公子的性兒,一時要茶要水,亂喊亂罵,他又無親友,這是件苦差。」龍標道:「王二哥,我有件心事同你商議,耳聞得羅琨在長安是條好漢,我與他有一面之交,今日聞得他如此犯事,我特備……

粉妝樓全傳中 P 35
夫人驚醒,看見一條黑漢手執利刀,才要喊叫,早被胡奎順手一刀砍下頭來,將兩個血淋淋的人頭結了頭髮扣在一處,扯了一幅帳幔包將起來,背在肩上,插了短刀,走出房來,來至天井,將身一縱,縱上……

粉妝樓全傳中 P 36
」孫彪道:「既是先生不去,倒驚動了,只是要求一服妙藥發汗。」張勇道:「這個有得。」即走進內房去拿丸藥。孫彪吹熄了燈,輕輕的將那顆人頭往桌子底下藥簍裡一藏,叫道:「燈熄了。 」張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