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P 1
,初看時候讓人容易眼花繚亂,跟着她的筆,以及主角的命運,一起走進回憶,走回現在。時間和空間跳躍之中讓你被深深吸引,放下書來還要用心去思考每一個細節。 可以說,這是一本很難看懂,也很容易看得懂的書,這裡我們所說的不是矛盾……

P 2
壞女孩,只是卻比同齡的女孩提早知道一些秘密。 他是看守所惟一的一個中年男人,從小我就知道我的眼神對於比我年齡大的男人有一種致命的中傷力,正如成熟的男人對我也有着無可抵擋的魅力。我是深深有着戀父情結的女孩,這件事情在我沒……

P 3
自己的未來嗎?白痴,一個人慾望不是那麼簡單地就能遏制,難道你不知道,酒肉穿腸過,佛在心中留。更何談一個原本肉食動物,給條魚還想要個熊掌。 24歲的我,是個叛逆與絶望集中在一起的女子,身體與心靈的碰撞總是在深夜讓我無助。……

P 4
想睡覺了。 醒來。 再次開機,我,給安打電話,還是火葬場一樣的口氣,但卻有些曖昧。安,我想你,你還記得第1次見你的時候,我叫你安哥哥嗎?此時是凌晨一點,安的聲音有些許渾濁,我還是聽清楚了,湛藍,很晚了,別再閙了,明天……

P 5
,我可能更適合做一隻狐狸。卻沒有人知道,就算是,我只會是一隻悶狐狸,像我的名字,湛藍,其實,我一直覺得我的名字很美,就是太深,深得不見底的幻。我說,安,給我一支菸。 安的眼神很無奈,但是在打火機打亮的瞬間,我更看到他一……

P 6
他輕輕地說,湛藍,我喜歡你。 那一年,我6歲。沒有認真追究過一個12歲的孩子對6歲的孩子說喜歡是什麼概念,但是我卻記下了他,但很多年我們並沒有太多的來往。 給顏曉打電話的時候,我想起安,那個我長大了一定要做他新娘的男……


P 7
地吸煙,你知道這是我惟一快樂的方式。 湛藍,你應該有個朋友。 我回頭看他,發現他很是鄭重其事,我捻滅手中的煙,細長的520。想了很久,我說,顏曉,我只想認識幽寧。 幽寧是顏曉同學的妹妹,我喜歡她,因為她有和我完全不……

P 8
以?我回頭看她,眼裡有着閃閃的晶瑩,我並不為此而動,淡淡問了句,不是說雲姨有個女兒嗎?我冷靜得連自己都不敢相信。 雲姨不再說話,嘆氣後開始翻看那些不知道被她保存了多長時間,又不知道翻過多少遍的油畫。碧綠的河邊,是男孩的……

P 9
來了,沒有問什麼原因,順着她的手指看過去,一個比我有過之而無不及的女孩在一群男孩子的喝彩中瘋狂地扭着難看的舞姿,至少在我看來,她是難看的。 我安靜地出現在女孩面前,腳步卻是搖晃的,你好,音樂聲掩蓋了我的問候,女孩鄙夷地……

P 10
是不想讓眼淚就此掉下,顏曉出去後,我默默地說著,對不起,也許是我太小了,比起幽寧,我的確是很自私。 一個人的童年總是會如此改變她的很多觀點,包括到現在我仍是不知道感動與衝動的概念,常常想象着自己與很多陌生人的做愛,只是……

P 11
,一個和四月一日如此接近的數字。 顏曉通知我說,一個月後我就可以去上學了。 除了感激和感動,我想不出還有什麼東西讓我來訴說,也許我根本就是反對自己再去愛一個人,我說,顏曉,別打擾我,我要安靜一個月,一個人的安靜。 ……

P 12
發泄,一種解脫。 也許有人是為了不菲的演出費,而我是另一種。 我終究不是讀書的料,不安分的因子一直在骨子裡跳躍着,在我大學讀到第2年的時候,系主任找到我,很真誠地說,湛藍,你會是一個不平凡的女孩,可是你的舞台應該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