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九尾龜


九尾龜 P 13
局票發去,客已到齊,厚卿叫起手巾,邀客入席。坐定之後,張書玉便執壺斟了一巡酒。陸蘭芬卻第1個來,走進房門,那幾步路兒,就如春雲出岫一般,被風冉冉吹將上來。走到身邊,方扶着幼惲椅背款……

九尾龜 P 14
」蘭芬忙道:「倪燉好仔開水來浪,倪去沖碗杏仁露來,耐解解酒阿好。」幼惲點頭。蘭芬便掀開絨毯,掠了一掠鬢髮,下炕去,把蓮子壺上燉現成的開水提了下來,取了一隻玻璃杯,又取出一瓶杏仁露,……

九尾龜 P 15
」蘭芬道:「匯票是啥個樣式介,撥倪看看哩!」幼惲正要炫耀於他,便在袋中取出,遞與蘭芬。蘭芬看了半晌,半真半假的將一張銀票向自家衣袋一塞,向幼惲道:「方大少,耐銀子未匯得來哉,倪格戒……

九尾龜 P 16
厚卿問道:「你一早起來只怕沒有吃點心,就在這裡吃罷。 」厚卿就叫去叫了兩碗雞絲麵來,兩人吃畢。張書玉蓬着頭,正要下妝梳洗。幼惲看他剩粉殘脂,熠然滿面,那隔夜畫眉的輕煤都一條一條、橫……

九尾龜 P 17
幼惲、厚卿覺得眼中從未見過這般人物,暗暗嘆羡。張書玉更看得獃在一旁,直至厚卿同幼惲進去一會,回頭不見書玉,厚卿復身出來尋他,方見書玉立在門旁,好似想著什麼心事一般。厚卿問他為什麼還……

九尾龜 P 18
卻聽得對過房間也有客人在內請客,甚是熱閙,但並不搳拳,也不聽見倌人唱曲,只在那裡高談闊論。有一個人的聲音甚是熟落,只聽得他抗聲說道:「你道現在上海的新黨,日本的留學生,一個個都是有……

九尾龜


九尾龜 P 19
便覺在家無趣,重為滬上之遊,也住在四馬路吉升棧。到此雖不多幾日,卻着實結識了幾個有名的人,一個叫做辛修甫,是個內閣中書,學問極其淵博。秋谷聞名往訪,辛修甫與他談得十分投合,果然名下……

九尾龜 P 20
幼惲先前怒氣填胸,恨不得立刻把陸蘭芬的房間打毀,方出這一口惡氣,被厚卿一番話,說得頓口無言。想來想去,獃了多時,覺得這話果然不錯,嘆一口氣道:「果然如此,我也只好認個晦氣,只算自家……

九尾龜 P 21
正是:說破高唐之攀,頑石點頭;懺除絲竹之情,現身說法。 未知章秋谷所說雲何,請聽下回交代。 第9回 章秋谷苦口勸迷途陸蘭芳驚心憐薄命 且說秋谷向幼惲道:「你想那……

九尾龜 P 22
這番議論,比前一席話更加切當精微,盡情抉發,說得方幼惲連連歎服,又問道:「男女之情,無人不有,為什麼上海這班妓女竟是太上忘情,難道他果然是個野獸山精,不知情愛的麼?」秋谷哈哈笑道:……

九尾龜 P 23
幼惲卻不開口,秋谷正要問他,陸蘭芬已下床來,換好弓鞋,又問秋穀道:「二少,倪搭耐是勿大來格,阿是怪仔倪勒勿來介,今朝陸里一陣風拿耐格二少吹仔來哉?」秋谷笑道:「那裡是什麼風,倒是你……

九尾龜 P 24
」秋谷讚道:「吐屬不凡,的是金馬玉堂中人物,這是明年恭喜的預兆了。」大家公賀一杯,合席飲了。第3輪到秋谷的同鄉、一同來滬的何玉山,雖然沒有什麼才情,也還勉強來得。想了一會,飛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