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九尾龜


九尾龜 P 25
厚卿聽他要他開銷帳目,口氣說得大了,早發極起來,勉強向張書玉道:「你這話從那裡說起?非但我沒有對人說過,並且待你也沒有什麼怠慢的地方,不過應酬場面多帶了一個局,這就算是跳了槽麼?倌……

九尾龜 P 26
且說書玉搶步上前,把厚卿胸前衣服一把扭住道:「曉得耐劉大少是有財有勢,倪也殻張格哉,上海縣新衙門隨時耐劉大少格便,耐勿要走囁。」厚卿被他扭住,不由的心中亂跳,又急又氣,嚷道:「你、……

九尾龜 P 27
你既不以為然,我亦樂得藏拙,免得去搜索枯腸,但是你剛剛入席,就第1個違了我的酒令,卻饒你不得,須要罰你十杯,若喝不了這許多,罰你即席賦詩自贖。」春樹道:「要我做詩不難,我即席賦詩,……

九尾龜 P 28
秋谷又問道:「張書玉好好的,為什麼無緣無故要同你家少爺拚起命來?他既要拚命,又請我去做什麼?你可慢慢的講。」那家人方把書玉要厚卿開銷店帳、動手揪扭的話說了出來。秋谷皺着眉頭道:「這……

九尾龜 P 29
」口中說著,一面笑微微的向秋谷連丟幾個眼風,又用金蓮在桌子底下,勾住秋谷,那兩隻眼睛水汪汪的,把秋谷渾身上下釘住獃看,恨不得要立刻撲在秋谷懷中。 厚卿初時見秋谷進來坐定,剛剛開……

九尾龜 P 30
」春樹聽了,連忙將頭項縮了一縮,舌頭伸了一伸,說道:「罷罷,我不說了。誰不知你是個拳棒名家,我這幾根鷄肋,那裡當得起你的尊拳?」秋谷也一笑,便剪住了話頭。 此時張書玉坐在旁邊獃……

九尾龜


九尾龜 P 31
厚卿雖是沉迷,倒底心上總還明白,聽了秋谷這一番議論,把上海堂子的情形,倌人的性度,一齊抉發出來,無論再是下愚不移,聽了這種激切的說話,也不由得毛骨悚然,通身汗下,便向秋穀道:「秋翁……

九尾龜 P 32
早被差役取過皮掌,照着金幼川的嘴巴,一五一十的打了四十,方纔放他起來。那臬台堂上的刑法十分利害,這四十個嘴巴,直打得金幼川腫了半邊的面孔,就如猴兒屁股一般,牙齒也打了兩個下來,滿口……

九尾龜 P 33
適值聯軍已經退出北京,皇上迴鑾之後,舉行鄉試,恩科、正科並在一起,那中的額子就有二百餘名。他又發了一個奇想,又要想去中起舉人來。他本來底子是個監生,現在雖然捐了功名,尚未到省,照例……

九尾龜 P 34
題目雖不甚難,金漢良那裡做得出?想了一會,一句也沒有做出來,只得翻出來帶的書來,什麼《宋明四書義》、《東萊博議》、《古文觀止》等,看了多時,揀兩個牛頭不對馬嘴的題目,東邊抄兩句,西……

九尾龜 P 35
金漢良就吃了一驚,急問事情怎樣,養甫道:「你的捲子是多抄了聖諭,違格貼出的。剛纔我查着了你的捲子,竟把一段聖諭通通抄完,多寫了七八行,照例不能補出。我看我竟另想法子,我卻力不從心,……

九尾龜 P 36
漢良出轎上樓,便問金小寶,「你的相幫抬我一趟,約莫要賞他幾塊錢,小寶卻正色說道:“倪堂子裡向格規矩,換仔轎子第1轉坐出去,相幫篤才要問倪討賞格,故歇耐金大少來替倪開銷,真真請也請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