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別急著說再見


別急著說再見 P 1
有多少,我絶不會是其中一員,因為我是溫長的獨生女溫楚。 能瞭解嗎?至為呵護楚楚的大家?楚楚所以作出暫時出走的決定,純屬不得已。相信爺爺和奶奶絶不會拿孫女的性命開玩笑,向誰施壓或求助,好教覬覦溫家產業已久的江洋大盜有機……

別急著說再見 P 2
……」 動輒皆得咎,縱然他痴愛的茶品有千般萬般好,怒火中燒的人也聽不進去。溫齊吞吐了老半天,選擇明哲保身,放棄申訴。 看他這副蠢兮兮的樣子就生氣。「回房間去,禁足一個月,連茶也不准你泡。」 不准泡茶?!又驚又悸……

別急著說再見 P 3
公司幫忙,您就放她一馬,隨她去吧。」 唉!真不曉得他能說什麼……溫爺爺莫可奈何的搖搖頭,孫兒的秀氣實在讓他無話可說。 急性子的老奶奶看不過去,開口便訓道:「告訴你多少次,說話別老是輕聲細語,活像生錯性別似的,別……

別急著說再見 P 4
,他怎能不崩潰? 她不敢想像……白蕓疲憊的心狠狠抽緊,背脊爬起寒顫,神色恍憾地將雙肘交握在胸前,不自覺的摩擦雙臂。 要司漠一輩子拄著枴杖走路,無論如何他是不會肯的。該如何重建他的信心,讓他覺得他並不會凶因一腳微跛……

別急著說再見 P 5
息。」 悶了一整年的鬱氣不發作,多虧司漠能熬得住,今天受傷的人若換成是他,他相信自己不會有司漠堅忍不拔的耐性。 是司漠的自尊心給予他助力的吧?唐品謙暗自佩服。 慌亂的白蕓實在不忍心棄兒子於不顧,傾前扶正他,邊回頭……

別急著說再見 P 6
得彷彿要吞了她一般,嚇得女孩急急垂下頭,大氣也不敢多喘一聲。 她說錯什麼了?以手帕捂鼻,女孩畏懼地瞟向剛纔好言好語護慰她的唐品謙,直覺發出求救訊息。 唐品謙回她一記和煦的微笑,搶在好友再次發難前強行拖他進屋去。 ……

別急著說再見


別急著說再見 P 7
的勇氣。如果連頑強的二哥也妥協在父親的威儀裡,那麼商銀平的命運便是她日後的最佳寫照。 「我能說不嗎?」展司漠一副認命的口吻,「長達一年與世隔絶,我們那重利的父親早有驅逐我的打算。」 好個人事異動,他奮鬥了十幾年才爬到……

別急著說再見 P 8
哪裡不一樣?」溫楚奇怪道。那青春臉龐蘊藏了活力與朝氣,與展素雁的愁眉深鎖恰成強烈對比。 「你故意考壞,表示已有重考的心理準備;我盡了力卻達不到爸爸的要求,一想到整年都要埋沒在書堆裡,就覺得人生乏味。」 溫楚同情……

別急著說再見 P 9
田埂,兩人牽著單車慢步在寧靜的鄉間小路。 「溫爺爺和溫奶奶一定很生氣吧!」 「生氣是一定會的,所以我才打算在外面多逗留一些時日再回大。」 溫楚跨上腳踏車,等展素雁自動側身坐上後座,才踩動車子。「等他們氣消了,就不……

別急著說再見 P 10
下和解的機會也沒有。 疾衝至大廳入門處,一見恍籌交錯的場面和喧嘩人海,溫楚完全獃掉了。 老天,冠蓋雲集,司漠哥到底在哪襄?僅憑模糊的印象想要尋他實在太困難了。仔細環顧堂皇的大廳一眼,溫楚冒出一身冷汗,生怕一個閃失……

別急著說再見 P 11
可是不好看的,而且我可以向各位保證,這一揭下去絶對是沒完沒了。玩在興頭上,有可能是我俐落的補上一刀讓諸位快活地死;如果不幸我的心情跟現在一樣糟,那可就不能怪我手段殘忍,嗜好慢慢凌遲。」 引信既已點燃,還避諱什麼,乾脆痛快……

別急著說再見 P 12
對西北台的強大威力有了初步概念,應該也不過爾爾了。 糟得令人不忍卒睹啊!心臟猛烈抽搐,溫楚心緒亂得實在不知該如何善後,好友凌厲的眼神又持續加強利度戕害她,並明白告訴她這段友情已經隨著她莽撞的行為灰飛煙滅。 旁觀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