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醒夢駢言


醒夢駢言 P 25
一日,平長髮出門去了,那夜有山寇數百,風聞富名,前來打劫平家。雖有幾十個家丁,那裡抵敵,都被趕散,把家中所有,盡數劫了。又見尤氏有些姿色,也便擄去。平成見母親被幾個強人拖了出門,上……

醒夢駢言 P 26
太爺不知道上司什麼要務,不敢怠慢,分付且把眾人押在班房內。自己坐下轎子,立刻去上衙門。當下眾人都散。周孝思也自回家。 卻說平白見哥哥不聽他言語,放心不下,差個家人到周家去打聽。少……

醒夢駢言 P 27
平衣大怒,道:「這裡正是哭哭啼啼的時候,他兩個倒在那廂吹唱,好沒道理。」便叫平身、平缶等去打。平白也拿了一根竹杖在前走,口裡一路大聲罵去。這不過是怕他們打得太毒,要驚走兩個的意思。……

醒夢駢言 P 28
平成不等他們告官,先自寫了狀去投遞,訴說平衣等的無禮。 太爺又差人,來請平白去商量。平白不得已,來到縣中,見了縣尹,但低頭垂淚,沒得話說。縣尹再四問他,只答道:「聽從父台公斷。……

醒夢駢言 P 29
立善見他這般行徑,便道:「非是侄兒不肯同伯伯去,實告伯伯,因那邊是喜事人家,怕伯伯見了我那父親,說得傷心,大家垂下淚來,那裡卻是忌的原故。」 平衣連聲道:「我到那就不說起,只追……

醒夢駢言 P 30
縣尹聽得又是平家的事,好不着惱,立刻出差,把諸平捉拿到官,只走了一個平身。他見做公的到門,從狗洞裡爬出去,一夜內腳不離地,逃到三泊灣。 恰好平白和兒子立善鄉試回來,見了問道:「……

醒夢駢言


醒夢駢言 P 31
次日,張維城起來,便遣人去請看風水的來,同去尋地遷葬。他那些親友知道了,都來問他,為什原故,張維城不好說是兩番得夢,山神不容他父母葬那現在墳上,怕人家笑他沒福,只推葬後人口欠平安,……

醒夢駢言 P 32
山氏道:「極承美意。但他既不在府上服役,便要教他販些蔥姜韭蒜來養家。若是讀了書,倒有些靠他不着。」 張維城道:「不妨。你家一年吃多少米,我這裡來取;要錢,也來拿就是了。」山氏道……

醒夢駢言 P 33
過不多時,興兒應試,入了學,轉眼就是科場。興兒收拾行李,取路投杭州來。 行了好些日子,來到錢塘江頭。上得岸,天色已晚,不及入城,暫投江邊一家飯店歇宿,那店主人問了姓名籍貫,便十……

醒夢駢言 P 34
興兒見說,獃了半晌,道:「這是我心裡的事,你如何曉得?」 店主人道:「可見這關帝果然靈哩。小可去年送了秀才出門,那夜又夢關帝道:『秀才解元還未曾中,便憎嫌妻醜,要想納妾,心地不……

醒夢駢言 P 35
過了幾時,方氏生起病來死了,還未曾終七,張維城也病起來,夢見父親叫他料理後事。自知是好不成的了,想道:我死之後,月英越難在這裡住。女婿又是不成器的,卻叫他怎樣過活呢。便瞞了兒子、媳……

醒夢駢言 P 36
那年成大有十八歲,兄弟成二,也有十歲。李右文病起來死了,遺下些田產,盡可過得。等到三年服滿,黃氏與成大娶了個媳婦胡氏,小名喚做順兒。 那黃氏性情,極是凶悍,李右文在日,不知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