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水滸全傳


水滸全傳 P 13
」便去身邊摸出五兩來銀子,放在桌上,看著史進道:「酒家今日不曾多帶得些出來,你有銀子借些與俺,灑家明日便送還你。」史進道:「直甚麼,要哥哥還。」去包裹裡取出一錠十兩銀子,放在桌上。……

水滸全傳 P 14
你如何叫俺討饒,灑家卻不饒你!」又只一拳,太陽上正着,卻似做了一個全堂水陸的道場:磬兒、鈸兒、鐃兒一齊響。魯達看時,只見鄭屠挺在地下,口裡只有出的氣,沒了入的氣,動撣不得。魯提轄假……

水滸全傳 P 15
因此上在逃,一到處撞了四五十日,不想來到這裡。你緣何不回東京去,也來到這裡?」金老道:「恩人在上,自從得恩人救了,老漢尋得一輛車子,本欲要回東京去,又怕這廝趕來,亦無恩人在彼搭救,……

水滸全傳 P 16
寺裡有五七百僧人,為頭智真長老,是我弟兄。我祖上曾舍錢在寺裡,是本寺的施主檀越。我曾許下剃度一僧在寺裡,已買下一道五花度牒在此,只不曾有個心腹之人了這條願心。如是提轄肯時,一應費用……

水滸全傳 P 17
大小職事僧人,各有上賀禮物。都寺引魯智深參拜了眾師兄師弟,又引去僧堂背後叢林裡選佛場坐地。當夜無事。 次日,趙員外要回,告辭。長老留連不住,早齋已罷,並眾僧都送出山門。趙員外合掌……

水滸全傳 P 18
監寺慌忙報知長老。長老聽得,急引了三五個侍者,直來廊下,喝道:「智深不得無禮!」智深雖然酒醉,卻認得是長老,撇了棒,向前來打個問訊,指着廊下,對長老道:「智深吃了兩碗酒,又不曾撩撥……

水滸全傳


水滸全傳 P 19
」店主人道:「師父,你好不曉事。長老已有法旨,你須也知,卻來壞我們衣飯。」智深不肯動身,三回五次,那裡肯賣。智深情知不肯,起身又走,連走了三五家,都不肯賣。 智深尋思一計:「若不……

水滸全傳 P 20
智深一昧地打將出來,大半禪客都躲出廊下來。監寺、都寺不與長老說知,叫起一班職事僧人,點起老郎、火工道人、直廳轎伕,約有一二百人,都執杖叉棍棒,盡使手巾盤頭,一齊打入僧堂來。智深見了……

水滸全傳 P 21
」莊客道:「和尚快走,休在這裡討死。」智深道:「也是怪哉!歇一夜打甚麼不緊,怎地便是討死?」莊家道:「去便去,不去時便捉來縛在這裡。」魯智深大怒道:「你這廝村人,好沒道理。俺又不曾……

水滸全傳 P 22
頭戴撮尖干紅凹面巾,鬢傍邊插一枝羅帛象生花。上穿一領圍虎體輓絨金綉綠羅袍,腰繫一條稱狼身銷金包肚紅搭膊。着一雙對掩雲跟牛皮靴,騎一匹高頭捲毛大白馬。 那大王來到莊前下了馬,只見眾……

水滸全傳 P 23
只見大頭領在火把叢中,一騎馬搶到莊前,馬上挺着長槍,高聲喝道:「那禿驢在那裡,早早出來決個勝負。」魯智深大怒,罵道:「醃臢打脊潑才,叫你認得灑家。」輪起禪杖,着地捲將來。那大頭領逼……

水滸全傳 P 24
便取出包裹打開,沒要緊的都撇了,只拿了桌上金銀酒器,都踏匾了,拴在包裡。胸前度牒袋內,藏了真長老的書信,跨了戒刀,提了禪杖,頂了衣包,便出寨來。到後山打一望時,都是險峻之處,又沒深……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