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綉榻野史


綉榻野史 P 1
明·情顛主人 上卷一 上卷二 上卷三 下卷一 下卷二 下卷三 上卷一 西江月 論說舊閒常見,不填綺語文談; 奇情活景寫來難,此事誰人看慣。 都是貪嗔夜……

綉榻野史 P 2
合他戲的婦人,定弄得屌屄腫破呢!常州有個小娘,極有本事,屄裡會吞鎖,男子漢極會戲的,只好一百來抽就泄,被他弄了一夜,到五更那小娘七死八活,討饒才罷!」 金氏笑道:「誰叫那小娘沒廉……

綉榻野史 P 3
金氏故意將身子往外邊走,大裡摟住道:「我的心肝。」就親了一個嘴,道:「如今我的心肝,沒處去了,定任憑我弄了。」東門生在窗外張看他。只見大裡抱了金氏在腳凳兒上,燈底下椅子上坐了,看看……

綉榻野史 P 4
卻說大裡合金氏在凳上弄的騷水流來,又抽了一二千多抽,叫道:「我的心肝,爽利麼?」金氏說道:「不說起我的骨髓裡都癢去了。」 大裡把屌兒抽出來,又把口來舔咬一回。且仔細看弄,見屄門裡……

綉榻野史 P 5
東門生要起來寫,因方纔弄了這次,頭暈眼花,只得叫塞紅把紫檀匣裡瓦現捧來,叫阿秀把古雕拜匣內羅龍文的墨,磨起來,取出尊生館粉箋一付,依在床邊就寫道: 吾弟三敗於金,可見南宋無弱兵矣……

綉榻野史 P 6
把一張萊州水磨的長桌挨了畫兒,棹子上擺了許多的古董,又擺着各樣的春意圖兒,梳頭桌子上,放象牙鑲嵌的豆柏楠減妝一個,上邊鋪了一張班竹萬字床,掛了項月白百蝶湖羅帳子,床上鋪了一領絶細的……

綉榻野史


綉榻野史 P 7
大裡見金氏又有些酥暈過去,把屌兒拔出來,拿角先生套了插進去。儘力緊抽,又抽了五百多抽,金氏暈去了。大裡忙把茶盞接在屄門邊,只見這一番來,屄一發張開,兩片喘動,就像馬鼻頭割開一般,陰……

綉榻野史 P 8
塞紅品的牙床懈,阿秀咂的口水乾,也不見屌兒有些動靜。金氏道:「奇怪!也罷,我平日極歡喜看人弄弄,你可把塞紅丫頭弄弄,等我看一看。」大裡道:「塞紅一定是黃花女,我屌兒忒大,只怕一時間……

綉榻野史 P 9
金氏問道:「這是甚麼?」大裡道:「這個叫做油,有這東西屁眼裡頭才滑溜,心肝的屁眼,比小官人的更妙,更比屄裡鎖得快活。」又問金氏道:「你看見我昨日寫與東門生帖兒麼?」金氏道:「看見。……

綉榻野史 P 10
金氏道:「他將我射死三次,流下三茶鐘陰精,他都吃了,他又要弄屁股,抽了四五百抽,竟把洞宮帶出三四寸長來。他就蹲倒,把舌頭舔一舔,抵一抵進去。我想這個所在,豈是人的舌頭舔抵,因此感他……

綉榻野史 P 11
麻氏道:「姚哥哥說你去後,要接我到他家裡同住,卻不冷靜,你只管去你的。」大裡見娘定要他去,一來丟金氏不下,二來捨不得這兩個光棍,道:「娘要去同住省使用,又熱閙極好,只是兒子後生家不……

綉榻野史 P 12
金氏道:「想他做甚麼?當初公公在日,過得好麼?」麻氏道:「剛剛與我做親四年,他就沒了。」金氏道:「公公沒後到如今十多年了,不知夜間想他不想他?」麻氏笑道:「怎麼不想呢?只是命苦也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