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金瓶梅


金瓶梅 P 25
我如今寄了擔兒,便去捉姦如何?」鄆哥道:「你老大一條漢,元來沒些見識!那王婆老狗,什麼利害怕人的人!你如何出得他手?他二人也有個暗號兒,見你入來拿他,把你老婆藏過了。那西門慶須了得……

金瓶梅 P 26
武二歸來都沒言語,待他再差使出去,卻又來相會。這是短做夫妻。你們若要長做夫妻,每日同在一處,不耽驚受怕,我卻有這條妙計,只是難教你們!」西門慶道:「乾娘,周旋了我們則個,只要長做夫……

金瓶梅 P 27
次早五更,天色未曉,西門慶奔來討信。王婆說了備。西門慶取銀子把與王婆,教買棺材發送,就叫那婦人商議。這婆娘過來和西門慶說道:「我的武大今日已死,我只靠着你做主!不到後來網巾圈兒打靠……

金瓶梅 P 28
那婦人歸到家中,樓上設個靈牌,上寫「亡夫武大郎之靈」。靈床子前點一盞琉璃燈,裡面貼些經幡錢紙、金銀錠之類。那日卻和西門慶做一處,打發王婆家去,二人在樓上任意縱橫取樂,不比先前在王婆……

金瓶梅 P 29
」不一時,二人吃得酒濃,掩閉了房門,解衣上床玩耍。王婆把大門頂着,和迎兒在廚房中坐地。二人在房內顛鸞倒鳳,似水如魚。那婦人枕邊風月,比娼妓尤甚,百般奉承。 西門慶亦施逞槍法打動。……

金瓶梅 P 30
」說著,便叫小廝拿過拜匣來,取出六錠三十兩雪花官銀,放在面前,說道:「這個不當甚麼,先與你老人家買盞茶吃,到明日娶過門時,還你七十兩銀子、兩匹緞子,與你老人家為送終之資。其四時八節……

金瓶梅


金瓶梅 P 31
」婦人道:「但不知房裡有人沒有人?見作何生理?」薛嫂道:「好奶奶,就有房裡人,那個是成頭腦的?我說是謊,你過去就看出來。他老人家名目,誰不知道,清河縣數一數二的財主,有名賣生藥放官……

金瓶梅 P 32
不然老身也不管着他。」那張四在旁把婆子瞅了一眼,說道:「你好公平心兒!鳳凰無寶處不落。」只這一句話道着婆子真病,登時怒起,紫漲了麵皮,指定張四大罵道:「張四,你休胡言亂語!我雖不能……

金瓶梅 P 33
一面下馬來,說道:「俺爹使我送人情,往守備府裡去來。」婦人叫進門來,問道:「你爹家中有甚事,如何一向不來傍個影兒?想必另續上了一個心甜的姊妹了。」玳安道:「俺爹再沒續上姊妹,只是這……

金瓶梅 P 34
」婦人道:「你還哄我哩!你若不是憐新棄舊,另有別人,你指着旺跳身子說個誓,我方信你。」西門慶道:「我若負了你,生碗來大疔瘡,害三五年黃病,匾擔大蛆叮口袋。」婦人道:「負心的賊!匾擔……

金瓶梅 P 35
且說潘金蓮怎肯齋戒,陪伴西門慶睡到日頭半天,還不起來。和尚請齋主拈香僉字,證盟禮佛,婦人方纔起來梳洗,喬素打扮,來到佛前參拜。眾和尚見了武大這老婆,一個個都迷了佛性禪心,關不住心猿……

金瓶梅 P 36
見吳月娘約三九年紀,生的面如銀盆,眼如杏子,舉止溫柔,持重寡言。第2個李嬌兒,乃院中唱的,生的肌膚豐肥,身體沉重,雖數名妓者之稱,而風月多不及金蓮也。第3個就是新娶的孟玉樓,約三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