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株林野史


株林野史 P 1
清·不提撰人 第1回 夢南柯神人授法 結國好陳鄭聯姻 第2回 亂倫常子蠻喪命 貪好色禦叔亡身 第叄回 弔故交閨閣間意 游竹林二士爭風 第4回 梨花園使女作媒……

株林野史 P 2
穆公道:「還須商議,大夫就館,容日覆命。」 孔甯遂此別就館。穆公回到後宮,見了夫人張氏,將孔甯約婚之事說了一遍。 夫人道:「素娥年已及期,夏司馬又系定公之後,此事甚妥。待奴去與……

株林野史 P 3
子蜜道:「此事當如何擺佈?倘若他言語出來,如何是好?」 素娥道:「不妨,待我引他入馬,便不肯說了。」 子蜜道:「妙!妙!」 逐披衣出門而去。 到了晚,逐命菊英道:「你到前邊……

株林野史 P 4
夏姬道:「相公放心,相公萬有不虞,奴家決不再嫁,以玷門風。常言說:『忠臣不事二姓,烈女不更二夫,奴決不作負義之人。』」 禦叔聞言,不勝欣悅。夏姬遂請名醫給禦叔調治。 忽一日,醫……

株林野史 P 5
自此儀行父往來甚密,孔甯不允少疏矣。 有古詩為證[ 鄭風何其淫,桓武化自渺; 士女競私奔,裡巷失昏姻。 仲子檣欲瑜,子充性偏狡; 東門憶茹慮,野外土蔓草。 青衿縈我心,……

株林野史 P 6
靈公笑曰:「怪的!孔甯說卿交接之妙,大異尋常,若非親試,何以知之。但既告寡人,卿其無疑,惟願與卿常常面見,此情不絶,其他任卿所為,不汝禁也。」 夏姬道:「主公能源源而來,何愁不常……

株林野史


株林野史 P 7
史臣有贊曰[ 陳喪明德,君臣宣淫; 簪纓組服,大廷株林。 壯哉洩冶,獨天直音, 身死名高,龍血比心。 自洩冶死後,君臣及無所憚,叄人不時同往株林。一二次還是私偷,以後習以……

株林野史 P 8
叄人聞聽此言一齊爭上。夏姬笑道:「何必如此?咱大家同樂何如?」 眾皆許諾,遂各脫衣服,大白日裡赤身露體,閉上外門,夏姬仲臥床上,靈公先爬上去,摟住了腰,對準牝口,將塵柄往前一頂,……

株林野史 P 9
還是行父用手按住了小肚子,往下一擠纔出來了。荷花漸漸的甦醒過來,行父從與夏姬又弄至日上叄桿,方纔停戰而散。 且說夏徵舒漸漸長大成人,見其母之所為,心如刀刺。又是干礙着陳侯,無可奈……

株林野史 P 10
又暗想道:「那夏姬是淫極之婦,這個老兒如何當得起,少不得一年半載仍做寡婦,到那時我再圖之。」 這話暫且不表。 卻說楚王在竹林一宿,次日仍至陳國,便將徵舒囚出軍門,車裂以殉史臣。……

株林野史 P 11
黑夜道:「我在陽世叄間,殺人、放火亦有罪的了,處斬之後,到陰司無罪矣。只因你叫我殺了洩冶,放我歸家。誰知洩冶死了,上帝說他是個忠臣,封他做陰司城隍。他即着一夥鬼將我拿來,先是上油鍋……

株林野史 P 12
因自己起來,執着燈光出房門,喚個來烹茶。從樓梯下經過,黑對只當是秋月,舉目一看,卻是他繼母,假意裝做睡着,上面塵柄卻直挺挺的豎起,夏姬一眼瞧著,吃了一驚暗叫:「這廝小小年紀,到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