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醒風流


醒風流 P 13
且說梅公子,不比往日,畏首畏尾,竟可放膽讀書。每每觸景傷情,便有題詠志感。光陰迅速,不覺又是臘盡春來時候。一夜讀到更深,漸覺身上寒冷異常。 紙窗有浙瀝之聲,推窗一看,卻是落了一園……

醒風流 P 14
小姐略玩賞了一回,即轉身回到房中,喝叫待月跪下罵道:「沒廉恥的小賤人,自古道『內言不出於閫,外言不入于閫』,況瓜田李下,更當正經端重,那裡學來這般弄嘴弄舌。」剛要打時,只見一個小丫……

醒風流 P 15
那梅花早巳零落,馮公坐在轎子上,正在吟哦賦詩,只見西風四起,凍雲密佈,悠悠揚揚,下起一陣雪來。那時馮公豪興所致,山蹊野徑,賞雪觀梅,不覺忘懷,與本山迢隔數里,無處歇息,帶雪而回。未……

醒風流 P 16
倘得好賊伏辜,便是賢侄出頭日子。」談了半響,不好久敘,只得各相拭淚而別。次日趙汝愚就要回去,夫人着人輓留,只得住下。夫人打聽畏天不在,出來相見,訴及家事,只有一個女兒,蹉跎歲月,不……

醒風流 P 17
再說憨哥閙過了出殯,終了七,清閒無事,日在園中打諢,不是打肋鬥,翻虎跳,便是爬上樹去,丟磚弄瓦。不常在假山上,跌得鼻青嘴腫。看見梅公子在那裡讀書,悄悄往背後奪那書去拋向魚池裡道:「……

醒風流 P 18
我若坐觀成敗,不出來料理,你們孤女寡婦,作何局面?況你父親一生,只有一女,未曾完你終身,忽而拋棄,豈無抱恨。若我做兄弟的再看清不料理,將何以慰你父親于地下。侄女枉是聰明伶俐,何一時……

醒風流


醒風流 P 19
」馬有德聽了聲音,愈覺驚疑道:「那姓梅表字挺庵,官居國子祭酒,有一子取字傲雪。莫非挺庵就是你的父親,傲雪就是你麼?」梅公子愈加慌張,口打寒噤道:「小的父親並不叫梅挺庵,並非官居祭酒……

醒風流 P 20
我梅干為不共之仇,辱身賤行,困苦幾載,今日復得昂然立於天地之間,實出萬幸。」馬有德又驚又喜道:『原來如此,怪不得兄錯認。前老師之盡忠為國,弟聞之痛割五內,因苦于冗務覊身,未得躬趨拜……

醒風流 P 21
卻說程松雖依附韓侂冑,不過諂媚取榮,貪爵慕祿,不至十分奸惡,故奸黨敗露,他獨彌縫無恙。初見韓侂冑受誅,恐移禍及身,驚惶無措,星夜打發家書,吩咐夫人公子搬運內囊細軟,潛避維揚。揚州有……

醒風流 P 22
程公子一頭穿衣戴帽,一頭恨道;「難道我現任兵部的公子,吃了這場大虧就罷了?待我寫個帖子去縣裡呈了他,把他盡興處置一番,方纔顯得我手段哩。」石秀甫沉吟道:「據我斷來,自己原有幾分不是……

醒風流 P 23
」石秀甫道:「不瞞二爺說,前兩日弄得手中乏鈔,薪水也支運不來,虧了這個敝友,也是前世的緣分,一見如故,承他厚愛。他父親現任兵部侍郎,想是即日又要遷升了。家道甚豐,只生此子,人物生得……

醒風流 P 24
卻說馮畏天,聽得石秀甫說到不惜聘金,又不圖嫁資,又有主婚禮,打動了貪心,合著他的草草備嫁這個念頭。默默躊躇:「這頭親事不可錯過,只是那母女兩個不允,怎處?且住,我如今不要說起墳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