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醒風流


醒風流 P 25
」口低聲道:「有一要言,倒未曾道達,家嫂已寡居,日■■奩恐不周到,煩兄預先說過,也是作伐的要緊處。」石秀甫道:「已曾言過,二爺太過慮了。」彼此大笑而別。石秀甫一逕去回覆程公子,將畏……

醒風流 P 26
劍眉直豎,漆眼圓光。兩耳下垂過頰,雙顴聳起,如峰。堂堂一貌渾身膽,凜凜多威遍體篆。莫作竊盜小偷兒,的是昂藏大丈夫。 梅公子大加讚賞道:「好一個偉男子,你鄉貫何處?」孟宗政道:「自……

醒風流 P 27
異日麟閣標勛,先卜于今夕。」三人大笑立飲。已而撤席烹茗,徘徊中庭。又閒話了一回,忽聽樵樓五鼓,三人各歸安寢。 正所謂[ 酒逢知己千少, 話到投機徹夜濃。 話分兩頭,且按下一……

醒風流 P 28
」有的說:「這幾步,那裡便見得。」有的說:「也有小腳的,走來極是平穩。」眾叢中唧唧噥噥,說說笑笑。那邊拜堂完事,迎入洞房合卺。 禮畢,新郎未免要陪客飲酒。想道:「見時滿身素縞,尚……

醒風流 P 29
你道不要氣死麼。」此時石秀甫也氣獃了道:「不信天下有這樣奇奇怪怪的事。尊相不要着忙,我與令姑夫同作伐的,當官告了馮畏天,不伯他不還原聘。」程公子道,「務要這美人不落空兒。 」石秀……

醒風流 P 30
走到馮畏天門首,恰好撞個對面,畏天使知來意。說道:「列位裏邊請坐。」公人道:「不消了,;向襪管裡提出簽來,遞與馮畏天道:「求二相公就去,大爺說一個什麼公子在賓館等哩。」馮畏天暗自沉……

醒風流


醒風流 P 31
」小姐於是打旁坐下。知縣道:「令叔作主與程慕安聯姻,可謂良緣佳偶,何甘自冷落,反將使女假充代去?既尊意不願,當辭于未聘之前,既受其聘,即為夫婦,夫婦人倫之大,豈可視同兒戲。」小姐從……

醒風流 P 32
程公子扭了梅公子,一路喊上堂來道:「反了!反了!不知那裡來這兩個野奴才,一個把我原聘美人搶去,虧我捉住這一個,送與年兄正法追究。」縣官吃了一嚇,只道是程公子搶親,那裡說又閃出一個外……

醒風流 P 33
孤身在此做什麼?涉私搶奪,大幹倫理。貴縣這樣廉明,何一時受其錮蔽?」知縣打恭答道:「卑職窺其人品似非紈挎行止,不敢輕定是非,故此解來候大人明斷。」程公子也跪上來訴說備細。知府道:「……

醒風流 P 34
下公文的兩個人看了半晌,不知什麼緣故,但覺又好笑,又奇怪。看見串體已完,天色又晚,稟道;「梅老爺全要太爺催駕進京,不可遲延,小差要緊去了。」知府道:「本府尚要備回文,總是天色已晚,……

醒風流 P 35
梅公子來到飯店,店主人見了驚訝道:「客人,」那衙役,忙叱喝一聲,店主人就改口道;「大爺,為何昨日放下行李,一位也不見來?」梅公子問道:「那一位爺也沒有來安歇麼?」主人道:「直等到更……

醒風流 P 36
石秀甫、范雲臣拍掌大讚道:「妙計!妙計!真張良再出,諸葛重生。」馮畏天又喊道:「再拿酒來。」程公子心上得意,也知饑餓起來,飲酒食肉,好不快暢。吩咐家人算還酒帳。 馮畏天忙向腰頭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