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蛇怨


蛇怨 P 1
等生存。自然與人類不可分割,人類是自然的生命之一,各種生靈與自然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自身也構成了自然的血肉骨骼。因此,人與自然一體,人與動物平等。這是基本的樸素的道理,今天卻成為我們必須大聲疾呼的聲音。 沒有多少人關注……

蛇怨 P 2
一大捆散髮着桐油味的長繩,拎藥簍,提藥鋤,不疾不徐地靠近崖壁。他的背簍裡盛着大半簍藥草,一株三七從簍內探出幾張嫩生生的葉片,在風中微微顫動。 採藥人將麻繩拴定在一棵虯枝橫生的古松上,帶著繩頭繼續朝崖壁走去。 採藥……

蛇怨 P 3
中的錢袋,裡頭有些黏濕,多了一種異常刺鼻的異味。他皺皺眉頭,把幾塊銀元重新裝入袋內。但那包蛇藥,他揣進了內衫口袋。 省城有幾家專售蛇藥的藥房,肯定有人識得此蛇,他們一年到頭,不知要弄多少花裡胡哨的蛇,泡製成蛇藥酒。雖……

蛇怨 P 4
笑笑,趕緊挑上稻擔走了。 「再他娘的亂講,給只卵你吃吃。」 那個悶悶的聲音從郝妹的身後傳來。 郝妹胸口一堵,一聲不出地加快腳步走過幾戶人家的門口。 這個連大爺是全莊唯一一個有點錢的主,他年輕那會兒一直在大湖替……

蛇怨 P 5
覺心生排斥。一會兒,有幾個與他年齡相仿的小孩探頭探腦地圍了上來。 爛阿七手裡有一條狀如竹筷的小蛇,小蛇通體赤色,頭形如蟮,有鱗紋。它神疲力倦地蜷縮着,兩粒黑豆似的小眼珠空洞地凝視着地面。這是今早他從兩個拎着小竹簍的鄉……

蛇怨 P 6
兩側。他們小歸小,但知道豬馬牛羊發情交配的事。 「硬要吃,也是可以吃的。」 豹子後來正色地告訴郝妹。他捋下一串燕麥粒,拍入口中,嚼一嚼。郝妹翹出蘭花指,摘一粒燕麥,又一粒,捏進嘴裡。 她細細辨辨味兒,沒有麥香,一股……

蛇怨


蛇怨 P 7
嘴上也同她從無高低。想想死掉的巧巧,想想莊上那些在田裡從鷄叫做到鬼叫的小姐妹,郝妹心裡什麼時候都是美滋滋的,但美中不足的是,她未能為汝家生下一男半女。 這兩年沒少求醫訪藥,可一點都不管用。 一想到這事,郝妹便愁上心……

蛇怨 P 8
這樣去問根發,但許多人確實開始那樣想了。 與鄉鄰迎面相遇時,只要有人開口問「郝妹養了沒……」 ,話沒完,根發便接嘴:「沒養,不過快了。不是死胎,王阿婆隔天看過聽過,說小把戲好着!」 隔壁竹行的顏老闆從門口踱過,他……

蛇怨 P 9
父聽他祖父說的,而老父的祖父又是聽他的父親講的。 根發的先人在一片黑森森的林地前歇下來,遠處有一條水瀑,發出震耳欲聾的轟鳴聲。穿過這片林子,再翻過幾座山岡,就可以到他要去的那個山莊了。許多年前,這位先人去過。那兒的山……

蛇怨 P 10
的窸窣聲。那令人毛骨悚然的細碎聲音消失了很久很久,郝妹依然冷汗涔涔地盯住熟睡中的女兒,立在原地,半天不動。 後來,她就一頭血污,面對那只齜牙咧嘴的野貓,閉着眼睛在女兒的床邊坐了一晚上。 從此,郝妹几乎寸步不離她的……

蛇怨 P 11
屁的人。那次,根發從山裡回來,她同他講過那只被勒成條狀七竅流血的野貓,講房梁後頭傳來那陣叫人毛骨悚然的窸窣聲,但不論她怎麼問,他啥反應也沒有,弄得她惱了,罵聲豬頭,就轉過身,自己睡了。這個根發也沒啥,一會兒就打起了呼嚕。……

蛇怨 P 12
種較勁全是秘而不宣的,有關這一點,阿德是清清楚楚的。阿德還清楚那個長得又壯又黑的男孩,是蚌殼弄的頭兒。 不用搭脈,一望便知。 哈松在蚌殼弄的那撥人一片唧唧喳喳聲中,奮力將一塊瓦片削了出去,瓦片在水面上嗖嗖嗖地帶出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