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廿年繁華夢


廿年繁華夢 P 1
黃世仲 廿載繁華夢又名《粵東繁華夢》 版本[ 光緒乙巳1905年在香港《時事畫報》連載,光緒三十三1907年出版單行本。四十回。 黃世仲,號棣蓀,別署禺山世次郎、世……

廿年繁華夢 P 2
雖皆不免于獵名乎,其文采風流,亦足尚矣。越近時有所謂南海周氏者,以海關庫書起其家。初寓粵城東橫街,門戶乍恢宏,意氣驕侈。而周實不通翰墨,通人亦不樂與之相接近。 彼所居團去萬壽宮弗……

廿年繁華夢 P 3
這時,周庸佑接了舅父的一封書,暗忖在家裡料然沒甚麼好處,今有舅父這一條路,好歹借一帆風,再見個花天錦地的世界,也未可定。便拿定了主意,把家產變些銀子傍身,草草打迭些細軟。往日欠過親……

廿年繁華夢 P 4
越早起來,還未梳洗,便催傅成起程,立令家人準備了一頂轎子,預把帘子垂下,隨擁傅成到轎裡。自己隨後喚一頂轎子,跟着傅成,直送出城外而去。那汽船的辦房,是傅成向來認得的,就托他找一間房……

廿年繁華夢 P 5
俗語說得好:『肥水不過別人田。』彼此甥易情分,將來老兄案情妥了,再口廣東,還有個好處,也未可定。」傅成道:「足下休說這話。他若是看甥舅的情面,依我說,再留在庫書裡,把來讓過足下,小……

廿年繁華夢 P 6
鄧家三娘聽得,登時皺起蛾眉,睜開鳳眼,罵一聲道:「哎喲!媽媽哪裡說?這周庸佑我聽得是個少年無賴,你如何瞞我?」劉婆道:「三娘又錯了,俗語說:『寧欺白鬚公,莫欺少年窮。』他自從舅父抬……

廿年繁華夢


廿年繁華夢 P 7
便待周庸佑向他下禮時,乘機說道:「怎敢勞官人多禮?自以窮措大的女兒,攀不上富戶,好愧煞人!」周庸佑道:「這是天緣注定,娘子如何說這話?」鄧新娘子道:「妝奩不備,落得旁人說笑,哪能不……

廿年繁華夢 P 8
周庸佑和香屏,倒知他平日慣了,初還不甚介意。惟是一來兩病夾雜,二來在船上延醫合藥,比不得在街時的方便,香屏早自慌了。只望捱到上海,然後登岸,尋問旅店,便好調醫。不提防一刻緊要一刻,……

廿年繁華夢 P 9
哦!難道丈夫干的事,你敢來生氣不成?」鄧氏作色道:「當初你買伍婢作妾,奴沒一句話阻擋,爐在哪裡?特以受晉大人厚恩,本該患難相扶,若利其死而奪其資、據其妾,天理安在?」這話周庸佑不聽……

廿年繁華夢 P 10
果然不多時,過了殘冬,又是新春時候。這時周府裡因放著喪事,只怕旁人議論,度歲時卻不甚張皇,倒是隨便過了。已非一日,周庸佑暗忖鄧氏歿了,已沒有正妻,伍姨太太和鄧氏生前本十分親愛,心上……

廿年繁華夢 P 11
這是小弟進京的緣故,萬勿泄漏。」馬竹賓道:「老哥好多心,親戚間哪有泄漏的道理?在老哥高見不差,只小弟還有句話對老哥說:因弟從前認得一位京官,就是先父的居停,喚作聯元,曾署過科布多參……

廿年繁華夢 P 12
這時已飲到四鼓時分,周庸佑已帶九分醉意,聯元便說一聲「簡慢」,即命撤席。又和兩個像姑說笑一回,差不多已天色漸明,遂各自辭別而去。自此周庸佑就和聯元天天在像姑寓裡,花天酒地,倒不消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