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魏閹全傳


魏閹全傳 P 13
二人依舊摟着睡。雲卿興動,又要弄了,一娘道:「你臉都嚇黃了,將就些罷,日子長哩。」於是把雲卿捧在身上,上上下下摸了一遍,道:「你這樣個羊脂玉雕的人兒,不知便宜哪個有福的姐姐受用。」……

魏閹全傳 P 14
公子卻也認得,這人姓牛名金,排行第3,也是個故家子弟,平日不肯學好,目不識丁,專好同那起破落戶潑皮們終日在花柳中閒串。只是慳吝,一文不出,在姊妹家專一撒酒風,賴嫖錢,睡幾夜,臨去撒……

魏閹全傳 P 15
公子攜着雲卿的手到書房裡來看時,臉上抓去一塊皮,口內打出血來,上演員獨唱,後台眾人幫腔,只用打擊樂伴奏。頭髮都亂了,衣服也扯破了,伏在桌上只是哭叫。小廝取水來與他洗臉梳頭,頭髮梳下……

魏閹全傳 P 16
看看冬盡,又早春來。一娘已足了月,不見生;又過了兩個月,也不見娩,心中疑惑。又想起在飛蓋園雲卿見蛇鑽入被內,甚是憂疑,便對丈夫道:「我過了兩個月也不分娩,你去尋個靈驗先生去占占卜,……

魏閹全傳 P 17
公子吃畢起身。二人關上門,送行一回,雲卿道:「想當日,在廟裡相逢,蒙你十分相愛,銘感至今。後又承大爺好心成全,你我相處了二年。如今一旦分離,正是海枯石爛,此恨難消;地久天長,此情不……

魏閹全傳 P 18
那醜驢先走到柴門下,只見疏籬開處走出一個老者來。那老者頭戴深沿暖帽,身穿青布羊裘,腳穿八搭翁鞋,手拄過頭藤杖,問道:「做甚麼的?」 醜驢道:「小人是行路的,因雪大難走,投不着宿頭……

魏閹全傳


魏閹全傳 P 19
一娘想道:「醜驢那個厭物,就在臨清住着罷了,卻要來尋死,也死得不虧他。只是這孩子是雲卿的點骨血,我若不從,這強盜有甚人心?且暫從他,慢慢的再尋出路。」主意定了,就漸漸止住了哭。強盜……

魏閹全傳 P 20
一個月。二盜沒處去,只在家裡盤桓,終日飲酒取樂。一娘雖是個好家,也當不得他們虎狼般的身體晝夜盤弄。一日飲酒間,強盜取出三顆珠子來,有鷄頭子大,光明圓潔得可愛。 一娘道:「是哪裡來……

魏閹全傳 P 21
」那女人問也不問,便說道:「把行李拿進來,這裡空得緊,恐有失落。」一娘出來把馬上行李卸下。女人道:「把馬牽到後園去。」 一娘扣了馬,又討了個草餵馬,才進來坐下。女人道:「無奈夜晚……

魏閹全傳 P 22
才聽見府上姐兒失落了珠子,數目相同,一時亂道,不知是與不是。「說著向手上解下,遞與老者。老者見了,笑逐顏開,道:」正是他。“ 老者重又作揖相謝道:「我們這裡是薊州所管,此地叫做石……

魏閹全傳 P 23
一會,李永貞也來了,劉瑀道:「有多少錢?」永貞道:「彀一醉了。」小二拿了酒餚,把桌子移到菊籬邊慢酌,等鵝熟了,取面來打餅。飲至下午,都醉飽了起身。劉瑀將銀子與店家,小二道:「多哩。……

魏閹全傳 P 24
不說他三人去吃酒。且說一娘來對客媽媽說了要上京,客老道:「既是大嫂堅執要去,也不好再留,只是務望還來走走。」媽媽便置酒與一娘送行。 一娘吃過酒,謝了,回房收拾行李。陳氏晚間又備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