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魏閹全傳


魏閹全傳 P 25
進忠復問人,那人道:「你看門上帖子便知,你不識字麼?」進忠卻不甚識字,復來對娘說了。一娘只得進巷來,沿門看去,並無。只到盡頭,有一家寫着是王衙蘇州小班,一娘道:「是了,或者是他借王……

魏閹全傳 P 26
湘簾映日,小閣臨流。一條青旆招搖,幾處紗窗掩映。門迎禁院,時聞仙樂泠泠;軒傍宮牆,每見香花馥馥。金水河,牙檣錦纜,時時知味停舟;長安街,公子王孫,日日聞香下馬。 只少神仙留玉珮,……

魏閹全傳 P 27
一娘道:「老爺未坐,小的怎敢坐?」王老爺道:「你又講起禮來了。」一娘只得坐下。王老爺道:「你沒有到泰安州去,一向在那裡的?」王奶奶將他遇難之事說了。王老爺道:「你家老醜歿了,可曾另……

魏閹全傳 P 28
」進忠接過來,低下頭吃了,又斟了杯奉上。二人遂一遞一杯。吃過了一會,程公顏色才漸漸和了。進忠乘機問道:「老爺為甚着惱?」程公道:「今日進朝,受了一肚子氣。 」進忠道:「誰敢和老爺……

魏閹全傳 P 29
進忠道:「我們是福府差來,有機密事來見的。」門官才開了門,進忠領人將食盒抬進,門上人大嚷大罵。進忠道:「與人方便,自己方便。咱是中書程爺送禮來的,早間與公公約定,分付叫此刻送來的。……

魏閹全傳 P 30
進忠等喝道:「甚麼人?快下去讓路!」吏目忙向前說道:「欽差大人是本處的上司,你們快些讓讓。」那些人道:「甚麼上司,我們是女眷,怎麼讓他?」亂嚷亂罵,竟奔上來。程公見他勢頭來得洶湧,……

魏閹全傳


魏閹全傳 P 31
一氣跑到樹下,一片聲罵道:「充軍的奴才,你只望來掯我,你代我上覆那光棍奴才,他奉差管不着我,他再來放屁時,把他光棍的筋打斷他的。」那吏目聽見罵,飛也似的跑去了。那黃公子猶自氣憤憤的……

魏閹全傳 P 32
」撫院只得具題出去,畢竟本內為他回護,不日旨下,道:「程士宏暴虐荊、湘,以致激變商民,着革職解交刑部嚴審。馮應京倡率百姓毀辱欽差,着錦衣衛差官扭解來京,交三法司審擬具奏。其餘愚民着……

魏閹全傳 P 33
進忠走至檐前跪下。那官兒道:「你實說是哪裡人?姓甚名誰?因何到此?」進忠道:「小的委實姓張,北直人,因壞船落水至此。」官兒道:「你是幾時落水的?」進忠道:「九月十二日在漢口落水,昨……

魏閹全傳 P 34
少頃,少愚出來見了禮,坐下,那少年的出去了。少愚道:「不知大駕降臨,失迎得罪。」進忠道:「豈敢。」把書子遞上道:「家叔致意老丈。 」 少愚道:「豈敢。」看了書子道:「原來令叔高……

魏閹全傳 P 35
只見畫舡紅袖,柳岸青驄,果然繁華富麗。直飲至更深,各處儘是紅燈灼灼,簫管盈盈。酒闌人散,進忠把薛紅兒帶到白洋店裡宿了。次日劉瑀來扶頭,同進忠去回候,眾人各家輪流請酒,進忠、白洋也各……

魏閹全傳 P 36
次日辰牌方起,只聽得店門外人聲亂嚷,劉瑀走出來看,卻是府裡的差人。見他來,便站起身來道:「劉大爺來得早呀。」劉瑀道:「諸位有甚事?」 差人道:「還是為織造的事。如今將近三個月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