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魏閹全傳


魏閹全傳 P 37
如今有件事正要着人去問他。」保安道:「幾時有人去,我也要寄個信去。」士南道:「因舍親有件事托他,把他禮也收了,如今還不見下來,事已急了。」卞三兒道:「他卻是個極好的,只是懶得狠,把……

魏閹全傳 P 38
那儀從一對對擺進廟來,嚇得那水手揮身抖顫,沒處躲,便擠到柵欄內,一團兒蹲在馬夫腳下偷看,只見那神聖才進門來,只見一人跪下稟道:「殿上有生人困臥,請天尊駐駕。」旁邊侍從道:「什麼人?……

魏閹全傳 P 39
南嶽峰頭振羽衣,每從胎息見天機。 翩翩赤壁橫江邊,矯矯青城帶箭飛。 雨後清溪看獨步,月明華表羡雙歸。 雲間昨夜笙簫響,嘗伴王喬與令威。 三人吟畢,互相讚羨。正自標榜,忽外面……

魏閹全傳 P 40
」進忠只得坐下,問道:「有甚話說就請教罷。」婆子道:「列位高鄰賢親俱在此,老身已年將六十,並無子嗣,只有這個女兒。母子相依,孤寡半世,許多人家來說親,老身都不肯嫁到人家去,指望招個……

魏閹全傳 P 41
傍午,有三四騎牲口到店門首來,問道:「揚州魏提控可在這裡?」店家道:「在裡面哩。」叫小二進來報知。進忠出來迎接,田爾耕同三四個朋友入來,一一相見坐下。進忠道:「遠勞下顧,旅邸茶湯不……

魏閹全傳 P 42
」爾耕道:「不消了。」三人回馬而行,進忠道:「好個大人家!」爾耕道:「他是個宦家,乃尊是個貢生,在南邊做知縣。劉兄為人極好,只是濫賭些。他祖母最向善,一年常做幾次會,也要費若干銀子……

魏閹全傳


魏閹全傳 P 43
」三人也不謙遜,坐下低着頭,不論冷熟,只顧吃起,直吃得盡盤將軍才住。天祐問道:「那事如何?」內中有個一隻眼混名獨眼龍的道:「已有幾分了,他叔子已去,他也出來走跳了,只是不肯到這裡來……

魏閹全傳 P 44
再言田、劉二人又等了一日,不見回信。到第3日,飯後無事,二人到莊前閒步,看莊上人割麥,只見遠遠的一簇人飛奔莊上來,及到面前看時,乃是幾個穿青衣的,走近來,一條索子將田爾耕鎖起來。天……

魏閹全傳 P 45
進忠回到房內,不見如玉;走到丈母房裡看,又不在,問丫頭時,說睡在床上哭哩。進忠忙進房掀開帳子,見如玉和衣朝裡睡着。進忠搖他搖,問道:「你睡怎的?」如玉也不理他,進忠雙手摟住,才去溫……

魏閹全傳 P 46
今有要事來見,煩爺回一聲。」那管門的將手本往地一丟道:「不得閒哩!」進忠低頭拾起來,忙陪笑臉道:「爺,那裡不是方便處,我也是老爺府中舊人,拜煩稟聲罷。」 說著忙取出五錢銀子遞與門……

魏閹全傳 P 47
進忠押着車子,曉行夜宿,不日到了薊州城下。早有兩三個人拉住車伕問道:「投誰家行的?」進忠道:「孫家。」那人道:「孫月湖死了,行都收了,倒是新街口侯家好,人又和氣,現銀子應客。」進忠……

魏閹全傳 P 48
少刻,七官上樓來,問道:「你為何痴坐?」進忠道:「方纔神仙下降,無奈留不住,被風吹他飛去了,故此坐著痴想。」七官道:「胡說!神仙從何處來?」進忠道:「才月裡嫦娥帶著兩個仙女來看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