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飄洋過海來吻你


飄洋過海來吻你 P 13
的心裡,占了更多的份量。 「行了,」祈寒面無表情地開口,「先進來再說吧。」 「幹什麼……」 「你想把宿舍裡的人都驚動,然後把警察找回來,再折騰一遍嗎?」祈寒打斷依柔的話,她剛剛是暈倒了,躲過了一場興師動眾……

飄洋過海來吻你 P 14
,他並不想這樣,「你別說了,我不需要……我們走,大不了我直接去警察局!」說著,他就要強拉著翔宇離開。 「你腦子有毛病嗎?」這一次,翔宇真的要哭了。 「如果……」 祈寒忽然出聲,她一說話,兩個男人停止了糾纏,全望向……

飄洋過海來吻你 P 15
既然她們無意追究,那事情就這麼算了,只是打碎玻璃,宿舍的管理員要求他每週去打掃宿舍的院子。說到底,翔宇和Christ心裡還是覺得對不起她們,其實她們本來就無意來看什麼表演,但拒絶了,又怕翔宇他們心裡總放著那件事,不舒服。……

飄洋過海來吻你 P 16
把我們的東西還回來!」 「你拿了人家什麼東西?」祈寒低聲問她,語氣聽起來很嚴厲。 「沒有……我沒拿!」她趕緊對她擺手,舉起手裡几乎已經被遺忘掉的黑包,「是他們在前面起 摩托車掉下來的,我撿起來,只是想送回給他們,……

飄洋過海來吻你 P 17
又有些尷尬。 她跟他站在一起,過了好幾分鐘,他似乎並不想有人打擾,完全沒有開口攀談的意願。而她呢,完全不知道該怎麼開口,也不知道要說些什麼,她心裡有些後悔,真的不應該貿然地來打招呼,現在搞得自己進退兩難,走也不是,留……

飄洋過海來吻你 P 18
好像很普遍,但是他那樣說的時候,她心裡很怕,祈寒說他像是在開玩笑,逗她們玩的。現在,聽翔宇這樣說他,她心裡不免有些擔心,不管在哪裡,那樣都是違法的吧? 「你怎麼跟莫言認識的?」翔宇有些好奇地問道。 「就是碰到的,……

飄洋過海來吻你


飄洋過海來吻你 P 19
她都會做,嘿嘿……她在心裡偷笑,這真是太難得了! 「你不會做嗎?」她小聲地開口,看他又瞥了她一眼,趕緊指指書本上的題,聲明她的好意,「我是說那幾道題,你不會嗎?我看你看了很久,我好像會耶,我幫你解解看!」 他看了……

飄洋過海來吻你 P 20
她知道他看到她了,她也知道他不屑她管他的事情,她還知道她應該假裝什麼也沒看到掉頭就走。可是……也不知道哪裡來的這股勇氣。 她抱著書,很快地衝過馬路,跑到莫言身後,在男人們驚訝的目光下,她一把搶過莫言手裡的黑包,扔還給……

飄洋過海來吻你 P 21
,可就完全不是這麼回事,她認定,祈寒也覺得,是她多事,是她很……賤。她沮喪地偷偷嘆了口氣,好想哭,但在祈寒面前,她必須要忍住。 「你說她為什麼總是,明知道對方討厭,也還要湊到人家身邊?」依柔悶悶地問道。 為什麼?……

飄洋過海來吻你 P 22
不知道像你這樣自己送上門的,心裡在想什麼,你心裡想從我身上得到什麼?澳洲國籍?還是錢?想說不是?」他看到依柔使勁地搖頭,冷笑着說,「別以為我不知道,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東西!」 說完,他拿起書,站起身準備走人。 「……

飄洋過海來吻你 P 23
撇開眼,伸出手勉強地跟她握了一下。 「莫言。」 他說道。 ? ? ? 2002年12月23日 澳洲公立大學校園 「莫言,出什麼事了嗎?」依柔擔心地問走在她身邊,顯然有些心不在焉的莫言。 「沒你的事少管……

飄洋過海來吻你 P 24
很在意,她知道自己處處都比不上祈寒,可是,這話從莫言嘴裡說出來,殺傷力格外的大。 她哭了一下午,晚上也不想跟人說話,祈寒問了她兩句,見她難受,也就沒多問。只是隔天讓她少跟莫言見面。 她嘆了口氣,她最近不想見到莫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