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蝴蝶媒


蝴蝶媒 P 13
」蔣青岩和張澄江、顧躍仙三人一齊道:「此事極妙,可作將來一段佳話。」華刺史然後將那三張錦箋放在一個大花瓶內,向他三人問道:「三位年齒孰長?長者請先開一題。」蔣青岩聞言,便向張澄江、……

蝴蝶媒 P 14
」華刺史聞言,不覺失笑。華夫人只受了他三人兩禮,他三人起來。一併站在下手。華夫人細看這三個女婿,真個都是人中麟鳳,不覺喜逐顏開,向蔣、張、顧三人道:「三位賢婿請坐,寬飲幾盅,老身有……

蝴蝶媒 P 15
卻說適纔在樓上滾下來的,正是蔣青岩。他因見眾人都在樓下,思量要上樓去看看小姐的衾枕,不料一時失腳,滾將下來,跌得巾歪骨痛,把額角跌綻了銅錢大的一塊肉皮,抱著頭忙忙躲入樹林之中,又好……

蝴蝶媒 P 16
」蔣青岩口中雖是這等說,心中覺得:「明日便行,未免太速了些。」沒奈何,只得聽他二人的信止。只恨華刺史不動身,他不礙到園中與柔玉小姐一會。直等到中午,華刺史方纔起身入內。 分咐備酒……

蝴蝶媒 P 17
」再念至「可憐孤鳳立庭梧」及「至負朝光與夕曛」兩句,又讚道:「怨恨淒其,無不及至,只可惜不曾讚得琵琶。」韓香道:「下人小伎,況蒙小姐賜以金玉,已覺消受不起,安敢再望大君子之贈乎!倘……

蝴蝶媒 P 18
」伴雲和那院子大驚道:「怎生有這等變異的事,我們相公豈不空來了?借重你進去稟知夫人,討個回信吧。」華家院子道:「我家夫人因見老爺年高路遠,放心不下,也同去了,只有三位小姐在家,留下……

蝴蝶媒


蝴蝶媒 P 19
次日,蔣青岩、張澄江、顧躍仙三人絶早起來,一齊去報知華刺史夫婦。華刺史夫婦喜出望外,大家商量一回,留張澄江、顧躍仙在京,早晚排遣計議,單托蔣青岩一人南歸,尋覓絶色女子。蔣青岩毫不推……

蝴蝶媒 P 20
」三人竟攜了手,同蔣青岩到寓中,蔣青岩與他二人從新施禮,賓主三人坐下。蔣青岩道:「適纔同見的那女子,果然有幾分姿色,聽得二位在背後的說話,象是曉得他的根底,不知肯見教否?」脫太虛得……

蝴蝶媒 P 21
卻說那院子和伴雲在旁聽了這一響,又見銀子被人騙去了,兩人氣得眼睛睜得燈盞般大。院子道:「相公,難道白晃晃的五百兩銀子,被人揭去就罷了?我小人從少跟隨老爺,那一樣事體沒有見過,只有我……

蝴蝶媒 P 22
」那掌柜的道:「客人你這話是那裡說起,我這衣柜上都是有號數的,又有號等拴在手巾上,驗籌開櫃,認籌不認人,自來不錯。除非是你不小心,在浴池內被人換了號籌,與我柜上無干。」院子聞言,忙……

蝴蝶媒 P 23
」蔣青岩道:「小生與你老爺翁婿至親,恩同父子,奔走微勞,何足言謝。今蒙小姐如此眷愛,小生雖肝腦塗地,亦所不辭。既有寒衣、佳句在此,小生自當拜領。」韓香便雙手將那寒衣和詩箋捧了,遞與……

蝴蝶媒 P 24
怎奈年底無日,各家婚娶又忙,竟沒一個來說起。蔣青岩沒奈何,只得挨過年節,直到正月初六日,是個吉日,街市店面都開齊了,眾媒婆才略有幾個上街走動,蔣家的院子又去尋那些媒婆。一連幾日,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