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七劍十三俠


七劍十三俠 P 13
那靜空聽得此言,知道這人是個利害的,心中早已懼怯。只見那穿青紗衫的立起身來,知道不好,便把身子向假山背後一躲。誰知一枝梅的眼黑夜能辨錙銖,何況月明如晝?早被他看得分明,一個騰步,已……

七劍十三俠 P 14
」李文忠同花省三兩個當夜寫成狀子,大略告他前次恃強行兇,毆辱紳衿,身受重傷,府差簽提,膽敢抗不到案,目無國法已極;今又謀殺頭陀,挾仇移屍圖害等情。到了明日,命家人帶了頭陀首級,跟隨……

七劍十三俠 P 15
飛雲子收拾了東西,同了鳴皋等三人出了福真觀。一路行來,見座大酒樓,裝演得十分氣概,招牌上寫着「雅仙樓」三字,乃一同走入裡面,極是寬敞。店小二問過點菜,便擺上佳餚,四人飲酒談心。飛雲……

七劍十三俠 P 16
現今隨了寧王來到蘇城,建設擂台,他做了台主,越發心高氣傲,在台上耀武揚威,口出大言。那知台下人千人萬,只有看的,沒有打的。鳴皋等三人等了半日,看看日下西沉,卻無一人上台,心上好不掃……

七劍十三俠 P 17
鳴皋走到副台,把手一拱道:「生員姓徐名鶴,原籍廣東,寄居江南,揚州人氏,特來考取功名,請上了名冊。」那副台主姓狄名洪道,乃蘇州人氏,他的表妹便是鳴皋的妻室。只是他二人未曾會過,彼此……

七劍十三俠 P 18
昔年在雁宕山,與我師弈棋,曾見過一面,那時只十八九歲的少年書生。他的本領,口能吐劍丸,五行通術。我曾求他試演劍術,他就坐中草堂並不起身,把口一張,口中飛出一道白光,直射庭中松樹。這……

七劍十三俠


七劍十三俠 P 19
滿城文武得了這個要犯越獄的信息,慌忙齊到王府行宮伺候。寧王知道果然劫獄,心中大怒,立時傳出旨意,着地方官限二日內緝獲;若第3日不見羅德、徐鶴、徐慶三人,將闔城文武一併治罪。一面吩咐……

七劍十三俠 P 20
當時徐慶手執單刀,飛身上岸。鳴皋也取了單刀,羅季芳扯出一根竹節鋼鞭,二人背對背貼著,站在船頭,要想上岸。那岸上的撓鈎、留客住、鈎連槍,如雨點一般的上來。幸虧鳴皋的這口刀,卻是龜茲國……

七劍十三俠 P 21
各官員將弁合同眾口一辭,隨即收隊進城。到了王府,見了寧王,說:「我們將羅德、徐鶴、徐慶三人等一併擒住,交與副教師押解進城。不料狄洪道與徐鶴卻是親戚,他暗與徒弟串通,把三人放了,將副……

七劍十三俠 P 22
不料一塵子在廳上見那寧王的時節,卻有一人伏在檐頭,聽得明明白白。後來看見他口吐劍丸,警戒奸王,飛身躍出,只一道黑光,去無影響。你道此人是誰?原來徐慶那日在松林內躲過了洪道,發開二條……

七劍十三俠 P 23
」天熊道:「原來如此。不知甚麼所在?」小二道:「此地乃河南省虞城縣該管,叫做萬家道。」天熊思想:「我既到此地,豈可走那回頭路?不如就這山路近些。這夜叉不知何物,想是畜類罷了,怕他則……

七劍十三俠 P 24
話說伍天熊在余村一場大病,幸虧這村上眾人感他除了夜叉之害,如兒子般的待他,延醫服藥,服侍得十分周到。這一場傷寒症,病了一月有餘,漸漸的好起來。眾人又調養他,每日獵得鹿兔野鷄,只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