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七劍十三俠


七劍十三俠 P 25
況且山路崎嶇,又不熟悉,反為不美。」天熊道:「這便怎處?」小舫道:「不妨。幸得我們二人在此,若是單身獨自便難弄了。如今把燈火放在地下,將椅子橫倒遮蔽了燈光,我與你各執器械,守在樓板……

七劍十三俠 P 26
正把徐慶的刀一戟梟去,不防小舫踅將過來,把雙劍剪住朝耳,用力一扯。三娘「阿呀」一聲,這枝戟捏他不住,哨的落在地上。心中一慌,那技戟也被徐慶一手接住,趁勢一拖,那三娘向前衝去,恰好與……

七劍十三俠 P 27
夢筆向狄洪道致謝道:「小弟自慶哥說及大哥二哥被困,雖有慕容兄往救,心上放不下來。幸得仁兄仗義多情!」鳴皋問起徐慶、一枝梅何往,夢筆道:「徐慶迴轉九龍山,一枝梅姑蘇去了。只得那一日李……

七劍十三俠 P 28
」至剛道:「貧僧引道便了。」隨即領了眾人,一殿殿的遊覽。到了方丈內,見這非非僧坐在禪床之上,生得好個相貌:臉如「同」字,長眉修目,廣額高顴,巨口筒鼻。頭戴平天冠,身穿鵝黃緞團龍花海……

七劍十三俠 P 29
徐慶看得親切,叫聲:「慚愧!」一手便向弓壺中取出這張弓來,抽一條雕翎在手,扣上弓弦,覷定了後面的胖和尚,颼的一箭射去。端的百發百中,這一箭正中後心,那和尚應弦而倒。徐慶跳下樹來,同……

七劍十三俠 P 30
卻是一支飛鏢。恰巧徐鳴皋接住飛叉,也要奉還他原主。那伏虎僧雖是厲害,難躲二件,鏢叉齊到,措手不及,打個正着,一身受了二傷,立時殞命。鳴皋搶步過來一看,見這只鏢頭正中前心,那飛叉恰在……

七劍十三俠


七劍十三俠 P 31
只見裡面走出一個人來,看了小舫,道:「這個正是。」又看了徐慶,卻道;「這個有些不像。那日我見他年紀還要輕些,相貌比他標緻。」非非僧便喝問徐慶道:「清風鎮上李家店,可是你放火焚燒的麼……

七劍十三俠 P 32
只聽得烘的一聲,原來是個火藥包兒,只燒得這些和尚焦頭爛額,怎敢上屋追來! 眾弟兄安然無事,一齊迴轉張家客寓。張善仁接着,遂叫擺酒款待。林老兒知道了,十分過意不去,走過來叩頭賠罪。……

七劍十三俠 P 33
」鳴皋只得坐下,羅季芳並不客氣,也便坐下。楊小舫見他們坐了下去,也只得奉陪。一枝梅同了李武,卻到三茅宮內隨喜去了,故此不在旁邊。獨有徐慶看見鳴皋深深一揖,他們三人並不抬身,只把手一……

七劍十三俠 P 34
」轉定念頭,將刀扯在手中,將腳在樹上一踮,身子便望樓中直竄過去。手起一刀,先把這叫他袁師殺了,卻是一隻玉面的猿猴。眾人驚得獃了。又一刀,把元色襖女子分為兩段。 這着銀紅半臂的飛也……

七劍十三俠 P 35
凡在江湖做買賣的,總稱八個字,叫做巾、皮、驢、瓜、風、火、時、妖。」洪道道:「這八個字怎樣解法?」蘇定方道:「那巾、皮、驢、瓜,是四樣行當,都是當官當樣,不犯法、不犯禁的。這風、火……

七劍十三俠 P 36
」狄洪道:「我看皇甫良定有手段,他們四個拳師不知本領如何,居在何處。」王能道:「此事只得見機而行。」洪道道:「雖然如此,也要定個計謀,方為妥當。」王能道:「師父,你不見他的五間樓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