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紅樓夢補


紅樓夢補 P 61
不多時,進店打尖,鳳姐便叫旺兒上來問道:「剛纔放肆這個人到底是什麼來頭?」旺頭問道:「此人就叫張華,本來不習上,想是把這宗銀子花完了,回到京裡,沒有打聽尤家二姨已死,聽說二爺的奶奶……

紅樓夢補 P 62
若論林妹妹,不但不怕他笑話,就正要他見我穿的一領袈裟,比腰金衣紫還能歆動他呢。但只他家裡還有當家的人,照焙茗說的話,果然當一個瘋和尚瞧我,因我這一走,等到家裡有人去提親,他們不給林……

紅樓夢補 P 63
」噹噹的又道:「咱老子已經死過,沒處去找,是他老人家託夢的。」那夥計聽他說話,這個人像有些瘋傻,將當物丟還不去理他,自去接別人手內的東西。噹噹的又趕過來攔住纏個不了,那夥計按不住心……

紅樓夢補 P 64
如今紫鵑遠隔數千里,不知作何歸結,自己反把這些東西帶回南來,猶及檢點入目,恍如丁令威化鶴歸來,有隔世重逢,是耶非耶之景象。又將近日寫的字來比較,覺先前運腕軟弱,指下乏力,亦如詩犯郊……

紅樓夢補 P 65
是日,黛玉在房內臨帖消閒,夢見寶玉之事又陡上心來,便擱筆步向窗前賞玩幾樹杏花。因早上才飄了幾點細雨,枝頭分外精神,一縷清香隨風送過,覺目前塵氛俱滌。黛玉正在凝神領賞,見雪雁捧上茗碗……

紅樓夢補 P 66
黛玉不等紫鵑說完,聽到寶玉去做和尚一語,多時一塵不染的方寸,頓將從前纏綿寶玉之私念勾逗起來,舊時還不盡的眼淚重又滴了無數,恨不得寶玉立刻站在跟前,好將婉言勸慰。 才悟到夢中所見,……

紅樓夢補


紅樓夢補 P 67
紫鵑過來,鳳姐將林太太已經面許的話告訴了他。紫鵑一眼瞧見鳳姐手裡的金鎖,心中便不自在,道:「二奶奶是有斟酌的,有了這塊寶玉做聘物就好,這會兒定親先要取個吉利,怎麼就把寶姑娘掛的東西……

紅樓夢補 P 68
鳳姐忙又站起道:「寶玉蒙府上留住,咱家老太太真是感激,叫我親到老太太府上磕頭道謝。」甄母道:「這是老太太見了外了。本來早該送哥兒回去,因為這裡給哥兒到林府去求過親,那邊不允,哥兒一……

紅樓夢補 P 69
這裡甄母便叫把自家寶玉的大衣服取出,給榮府哥兒更換。 管家媳婦忙應道:「上年這位哥兒來的時候,老太太說叫送一副衣帽出去,因哥兒不曾更換,還擱着呢。」甄母點頭,就叫去取來。一時取到……

紅樓夢補 P 70
北靜王作媒,聽說娘娘還賞了林姑娘好些東西。今番寶玉做親,可不比先前娶寶姑娘,自然要像個局面才襯得起來呢。」賈母道:「頭裡娶寶丫頭,因為國孝、家孝兩層,諸事潦草,連鼓樂也不用,原不成……

紅樓夢補 P 71
甄老爺那裡,寶兄弟該去走一趟。」寶玉道:「這兩天也顧不上,只好等場後再去罷。」 賈璉因事忙,不及久坐,說了幾句話就走了。 一時老婆子們搬進寶玉鋪蓋衣包,麝月、秋紋上前檢點,便問……

紅樓夢補 P 72
第2十二回 清虛觀仙詞留粉壁 幻影鑒亡配照黃昏 話說鳳姐回到屋裡,聽說王夫人有事與他商量,連忙趕去。 王夫人叫他坐了,道:「你也太性急了,路上累了這兩個月,才回家來,也等歇息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