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愛的徒勞》


《愛的徒勞》 P 1
劇中人物 腓迪南:那瓦國王 俾 隆 朗格維 杜 曼:國王侍臣 鮑益 馬凱德:法國公主侍臣 唐·阿德里安諾·德·亞馬多:一個怪誕的西班牙人 納森聶爾:教區牧師 霍羅……

《愛的徒勞》 P 2
俾隆:不,陛下;我已經宣誓陪着您在一起;雖然我說了這許多話為無知的愚昧張目,使你們理竭詞窮,不能為神聖的知識辯護,可是請相信我,我一定遵守我的誓言,安心忍受這三年的苦行。把那紙兒給……

《愛的徒勞》 P 3
國王:「事情是這樣的,我因為被黑色的憂鬱所包圍,想要藉著你的令人健康的空氣的最靈效的醫藥,祛除這一種陰沉的重壓的情緒,所以憑着我的紳士的身分,使我自己出外散步。是什麼時間呢?大約在……

《愛的徒勞》 P 4
毛子:那在下賤的俗人嘴裡是稱為三點的。 亞馬多:不錯。 毛子:瞧,主人,這不是很容易的研究嗎?您還沒有霎過三次眼睛,我們已經把三字研究出來了;要是再在「三」字後面加上一個「年」……

《愛的徒勞》 P 5
赫剌克勒斯的巨棍也敵不住丘匹德的箭鏃,所以一個西班牙人的寶劍怎麼能夠對抗得了呢?不消一兩個回合,我的劍法就要完全散亂了。什麼直刺,什麼橫劈,在他看來都是不值一笑。他的恥辱是被人稱為……

《愛的徒勞》 P 6
公主:要是陛下也不知道您自己所發的誓,那倒是陛下的聰明,因為知道這樣的誓,反而是一種愚昧。我聽說陛下已經發誓不理家政;謹守那樣一個無聊的誓,真是一樁極大的罪惡,雖然毀棄它也同樣是一……

《愛的徒勞》


《愛的徒勞》 P 7
瑪利婭:您算羊,我算牧場;笑話總算了結了吧? 鮑益:那麼請讓我到牧場上來尋食吧。欲吻瑪利婭。 瑪利婭:不行,好牲口,我的嘴唇雖說不止一片,卻不是公地。 鮑益:它們屬於誰呢? ……

《愛的徒勞》 P 8
亞馬多:憑我的德行起誓,你真逼得我不能不笑啦;你的愚蠢激動了我的肝火;我兩肺的抽搐使我破例開顏。寬恕我吧,我的本命星!難道凡夫俗子把膏藥當說明,把「說明」這個名詞當作一種膏藥嗎? ……

《愛的徒勞》 P 9
俾隆:而我——確確實實,我是在戀愛了!我曾經鞭責愛情;我是抽打相思的鞭子手;我把刻毒的譏刺加在那個比一切人類都更傲慢的孩子的身上,像一個守夜的警吏一般監視他的行動,像一個厲害的塾師……

《愛的徒勞》 P 10
你自己將要換到什麼?我。我讓你的腳玷污我的嘴唇,讓你的小像玷污我的眼睛,讓你的每一部分玷污我的心,等候着你的答覆。你的最忠實的唐·阿德里安諾·德·亞馬多。」 你聽那雄獅咆哮的怒……

《愛的徒勞》 P 11
霍羅福尼斯:亞當生下一個月以後,月亮已經長滿了一個月;可是他到了一百歲的時候,月亮還是一百年前的月亮,不曾多老了一個星期。名異實同。 德爾:不錯,這名字滿有意思。 霍羅福尼斯:……

《愛的徒勞》 P 12
 同 前 俾隆持一紙上。 俾隆:王上正在逐鹿;我卻在追趕我自己。他們張羅設網;我卻陷身在泥坑之中。泥坑,這字眼真不好聽。好,歇歇吧,悲哀!因為他們說那傻子曾經這樣說,我也這樣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