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溫莎的風流娘兒們》


《溫莎的風流娘兒們》 P 1
劇中人物 約翰·福斯塔夫爵士 范頓:少年紳士 夏祿:鄉村法官 斯蘭德:夏祿的侄兒 福德 培琪:溫莎的兩個紳士 威廉·培琪:培琪的幼子 休·愛文斯師傅:威爾士籍牧師 ……

《溫莎的風流娘兒們》 P 2
福斯塔夫:可是沒有吻過你家看門人女兒的臉吧? 夏祿:他媽的,什麼話!我一定要跟你算帳。 福斯塔夫:明人不作暗事,這一切事都是我干的。現在我回答了你啦。 夏祿:我要告到樞密院去……

《溫莎的風流娘兒們》 P 3
夏祿:不,你得明白我的意思,好侄兒;我所做的事,完全是為了你的幸福。你能夠愛這姑娘嗎? 斯蘭德:叔叔,您叫我娶她,我就娶她;也許在起頭的時候彼此之間沒有多大的愛情,可是結過了婚以……

《溫莎的風流娘兒們》 P 4
福斯塔夫:我的好孩子們,現在我要把我肚子裡的計劃怎麼長怎麼短都告訴你們。 畢斯托爾:你這肚子兩碼都不止吧。 福斯塔夫:休得取笑,畢斯托爾!我這腰身的確在兩碼左右,可是誰跟你談我……

《溫莎的風流娘兒們》 P 5
桂嫂:好,好,我就去給您拿來。旁白謝天謝地他沒有自己去拿,要是給他看見了壁櫥裡有一個小伙子,他一定要暴跳如雷了。 卡厄斯:快點,快點!天氣熱得很哪。我有要緊的事,就要到宮廷裡去。……

《溫莎的風流娘兒們》 P 6
你喜歡喝酒,我也是一樣;咱們倆豈不是天生的一對?要是一個軍人的愛可以使你滿足,那麼培琪大娘,你也可以心滿意足了,因為我已經把你愛上了。我不願意說,可憐我吧,因為那不是一個軍人所應該……

《溫莎的風流娘兒們》


《溫莎的風流娘兒們》 P 7
福德:旁白我必須忍耐一下,把這事情調查明白。 尼姆:問培琪這是真的,我不喜歡撒謊。他在許多地方對不起我。他本來叫我把那鬼信送給她,可是我就是真沒有飯吃,也可以靠我的劍過日子。總而……

《溫莎的風流娘兒們》 P 8
福斯塔夫:一個子兒也沒有。我讓你把我的面子丟盡,從來不曾跟你計較過;我曾經不顧人家的討厭,替你和你那個同夥尼姆一次兩次三次向人家求情說項,否則你們早已像一對大猩猩一樣,給他們抓起來……

《溫莎的風流娘兒們》 P 9
桂嫂:一定這樣辦吧,您看,他可以在你們兩人之間來來去去傳遞消息;要是有不便明言的事情,你們可以自己商量好了一個暗號,只有你們兩人自己心裡明白,不必讓那孩子懂得,因為小孩子們是不應該……

《溫莎的風流娘兒們》 P 10
福斯塔夫:白羅克大爺,第1,我要老實不客氣收下您的錢;第2,讓我握您的手;第3,我要用我自己的身分向您擔保,只要您下定決心,不怕福德的老婆不到您的手裡。 福德:噯喲,您真是太好了……

《溫莎的風流娘兒們》 P 11
卡厄斯:刁!這是什麼玩意兒? 店主:「尿」,在我們英國話中就是「有種」的意思,好人兒。 卡厄斯:老天,這麼說,我跟隨便哪一個英國人比起來也一樣的「刁」——發臭的狗牧師!老天,我……

《溫莎的風流娘兒們》 P 12
卡厄斯:喂,那倒是很好,好極了! 店主:我說,大家靜下來,聽我店主說話。你們看我的手段巧不巧?主意高不高?計策妙不妙?咱們少得了這位醫生嗎?少不了,他要給我開方服藥。咱們少得了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