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理查二世》


《理查二世》 P 1
劇中人物 1q1理查二世 約翰·剛特:蘭開斯特公爵 理查王之叔父 愛德蒙·蘭格雷:約克公爵 理查王之叔父 亨利·波林勃洛克:海瑞福德公爵,約翰·剛特之子,即位後稱亨利四世 ……

《理查二世》 P 2
波林勃洛克:瞧吧,我所說的話,我的生命將要證明它的真實。毛勃雷曾經藉著補助王軍軍餉的名義,領到八千金幣;正像一個奸詐的叛徒、誤國的惡賊一樣,他把這一筆餉款全數填充了他私人的慾壑。除……

《理查二世》 P 3
剛特:唉!那在我血管裡流着的伍德斯道克的血液,比你的呼籲更有力地要求我向那殺害他生命的屠夫復仇。可是矯正這一個我們所無能為力的錯誤的權力,既然操之於造成這錯誤的人的手裡,我們只有把……

《理查二世》 P 4
波林勃洛克:我是兼領海瑞福德、蘭開斯特和德比三處采邑的哈利;今天武裝來此,準備在這圍場之內,憑着上帝的恩惠和我身體的勇力,證明諾福克公爵托馬斯·毛勃雷是一個對上帝不敬、對王上不忠、……

《理查二世》 P 5
毛勃雷:一個嚴重的判決,我的無上尊嚴的陛下;從陛下的嘴裡發出這樣的宣告,是全然出於意外的;陛下要是顧念我過去的微勞,不應該把這樣的處分加在我的身上,使我遠竄四荒,和野人頑民呼吸着同……

《理查二世》 P 6
波林勃洛克:不,每一個沉重的步伐,不過使我記起我已經多麼迢遙地遠離了我所珍愛的一切。難道我必須在異邦忍受學徒的辛苦,當我最後期滿的時候,除了給悲哀作過短工之外,再沒有什麼別的可以向……

《理查二世》


《理查二世》 P 7
剛特:啊!可是人家說,一個人的臨死遺言,就像深沉的音樂一般,有一種自然吸引注意的力量;到了奄奄一息的時候,他的話決不會白費,因為真理往往是在痛苦呻吟中說出來的。一個從此以後不再說話……

《理查二世》 P 8
剛特:啊!不要饒恕我,我的哥哥愛德華的兒子;不要因為我是他父親愛德華的兒子的緣故而饒恕我。像那啄飲母體血液的企鵝一般,你已經痛飲過愛德華的血;我的兄弟葛羅斯特是個忠厚誠實的好人——……

《理查二世》 P 9
諾森伯蘭:當着上帝的面前發誓,像他這樣一位尊貴的王孫,必須忍受這樣的屈辱,真是一件可嘆的事;而且在這墮落的國土裡,還有許多血統高貴的人都遭過類似的命運。國王已經不是他自己,完全被一……

《理查二世》 P 10
格林:因為他是我們的希望,我們希望他撤回他的軍隊,打擊一個敵人的希望,那敵人已經憑藉強大的實力,踏上我們的國土;被放逐的波林勃洛克已經自動回國,帶著大隊人馬,安然到達雷文斯泊了。 ……

《理查二世》 P 11
諾森伯蘭:不瞞您說,殿下,我在這兒葛羅斯特郡全然是一個陌生人;這些高峻的荒山和崎嶇不平的道路,使我們的途程顯得格外悠長而累人;幸虧一路上飽聆着您的清言妙語,使我津津有味,樂而忘倦。……

《理查二世》 P 12
波林勃洛克:當我被放逐的時候,我是以海瑞福德的名義被放逐的;現在我回來,卻是要求蘭開斯特的爵號。尊貴的叔父,請您用公正的眼光看看我所受的屈辱吧;您是我的父親,因為我彷彿看見年老的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