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理查二世》


《理查二世》 P 25
美妙的音樂失去了合度的節奏,聽上去是多麼可厭!人們生命中的音樂也正是這樣。我的耳朵能夠辨別一根琴弦上的錯亂的節奏,卻聽不出我的地位和時間已經整個失去了諧和。我曾經消耗時間,現在時間……

《理查二世》 P 26 -(完)-
艾克斯頓:偉大的君王,在這一棺之內,我向您呈獻您的埋葬了的恐懼;這兒氣息全無地躺着您的最大的敵人,波爾多的理查,他已經被我帶來了。 波林勃洛克:艾克斯頓,我不能感謝你的好意,因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