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亨利四世上篇》


《亨利四世上篇》 P 1
劇中人物 1q1亨利四世 亨利·威爾士親王 約翰·蘭開斯特:亨利王之子 威斯摩蘭伯爵 華特·勃倫特爵士 托馬斯·潘西:華斯特伯爵 亨利·潘西:諾森伯蘭伯爵 亨利·潘……

《亨利四世上篇》 P 2
親王:你只知道喝好酒,吃飽了晚餐把鈕扣鬆開,一過中午就躺在長椅子上打鼾;你讓油脂矇住了心,所以才會忘記什麼是你應該問的問題。見什麼鬼你要問起時候來?除非每一點鐘是一杯白葡萄酒,每一……

《亨利四世上篇》 P 3
親王:要是他欺騙了魔鬼,他也一樣要下地獄的。 波因斯:可是我的孩兒們,我的孩兒們,明兒早上四點鐘,在蓋茲山有一群進香人帶著豐盛的祭品要到坎特伯雷去,還有騎馬上倫敦的錢囊飽滿的商人……

《亨利四世上篇》 P 4
諾森伯蘭:是,陛下。陛下聽信無稽的傳言,以為哈利·潘西違抗陛下的命令,拒絶交出他在霍美敦擒獲的戰俘,其實據他自己說來,這是和事實的真相併不符合的。不是有人惡意中傷,就是出於一時的誤……

《亨利四世上篇》 P 5
霍茨波:可是且慢!請問一聲,理查王當時有沒有宣佈我的妻舅愛德蒙·摩提默是他的王冠的繼承者? 諾森伯蘭:他曾經這樣宣佈;我自己親耳聽見的。 霍茨波:啊,那就難怪他那位做了國王的叔……

《亨利四世上篇》 P 6
華斯特:就是為了保全我們自己的頭顱起見,我們也有充分的理由督促我們趕快舉兵起事;因為無論我們怎樣謹慎小心,那國王總以為他欠了我們的債,疑心我們自恃功高,意懷不滿。你們瞧他現在已經不……

《亨利四世上篇》


《亨利四世上篇》 P 7
 蓋茲山附近公路 親王及波因斯上。 波因斯:來,躲起來,躲起來。我已經把福斯塔夫的馬兒偷走,他氣得像一塊上了膠的毛茸茸的天鵝絨一般。 親王:你快躲起來。 福斯塔夫上。 福……

《亨利四世上篇》 P 8
親王:全不費力地得到了。現在讓我們高高興興地上馬回去。這些強盜們已經四散逃走,嚇得心驚膽顫,看見自己的同伴,也會疑心他是警士。走吧,好奈德。 福斯塔夫流着滿身的臭汗,一路上澆肥了……

《亨利四世上篇》 P 9
我知道你是個聰明人,可是不論你怎樣聰明,你總不過是哈利·潘西的妻子;我知道你是忠實的,可是你總是一個女人;沒有別的女人比你更能保守秘密了,因為我相信你決不會泄漏你所不知道的事情,在……

《亨利四世上篇》 P 10
親王:這傢伙會講的話,還不及一隻鸚鵡那麼多,可是他居然也算是一個婦人的兒子!他的工作就是上樓下樓,他的口才就是算賬報賬。我還不能抱著像潘西,那北方的霍茨波那樣的心理;他會在一頓早餐……

《亨利四世上篇》 P 11
福斯塔夫:憑着這些劍柄起誓,他們一共有七個,否則我就是個壞人。 親王:讓他去吧;等一會兒我們還要聽到更多的人數哩。 福斯塔夫:你在聽我嗎,哈爾? 親王:嗯,傑克,我正在全神貫……

《亨利四世上篇》 P 12
巴道夫:殿下,照理說來,它應該表示一副躁急的脾氣。 親王:不,照理說來,它應該表示一條絞刑的繩索。 福斯塔夫重上。 親王:瘦得只剩一把骨頭的傑克來了——啊,我的親愛的法螺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