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第十二夜》


《第十二夜》 P 1
劇中人物 奧西諾:伊利裡業公爵 西巴斯辛:薇奧拉之兄 安東尼奧:船長,西巴斯辛之友 另一船長:薇奧拉之友 凡倫丁 丘里奧:公爵侍臣 托比·培爾契爵士:奧麗維婭的叔父 ……

《第十二夜》 P 2
瑪利婭:真的,托比老爺,您晚上得早點兒回來;您那侄小姐很反對您深夜不歸呢。 托比:哼,讓她去今天反對、明天反對,儘管反對下去吧。 瑪利婭:哦,但是您總得有個分寸,不要太失身分才……

《第十二夜》 P 3
安德魯:哦,我這雙腿很有氣力,穿了火黃色的襪子倒也十分漂亮。我們喝酒去吧? 托比:除了喝酒,咱們還有什麼事好做?咱們的命宮不是金牛星嗎? 安德魯:金牛星!金牛星管的是腰和心。 ……

《第十二夜》 P 4
小丑:小姐,我想他的靈魂是在地獄裡。 奧麗維婭:傻子,我知道他的靈魂是在天上。 小丑:這就越顯得你的傻了,我的小姐;你哥哥的靈魂既然在天上,為什麼要悲傷呢?列位,把這傻子攆出去……

《第十二夜》 P 5
薇奧拉:假如您就是她,那麼您的確是篡奪了您自己了;因為您有權力給與別人的,您卻沒有權力把它藏匿起來。但是這種話跟我來此的使命無關;就要繼續着恭維您的言辭,然後告知您我的來意。 奧……

《第十二夜》 P 6
怎一下子便會把人看中? 一切但憑着命運的吩咐, 誰能夠作得了自己的主!下。 第2幕 第1場  海 濱 安東尼奧及西巴斯辛上。 安東尼奧:您不願住下去了嗎?您也不……

《第十二夜》


《第十二夜》 P 7
小丑:你的恩典我已經放進了我的口袋;因為馬伏里奧的鼻子不是鞭柄,我的小姐有一雙玉手,她的跟班們不是開酒館的。 安德魯:好極了!嗯,無論如何這要算是最好的打諢了。現在唱個歌吧。 ……

《第十二夜》 P 8
瑪利婭:我要在他走過的路上丟了一封曖昧的情書,裡面活生生地描寫着他的鬍鬚的顏色、他的腿的形狀、他走路的姿勢、他的眼睛、額角和臉上的表情;他一見就會覺得是寫的他自己。我會學您侄小姐的……

《第十二夜》 P 9
公爵:女人的小小的身體一定受不住像愛情強加於我心中的那種激烈的搏跳;女人的心沒有這樣廣大,可以藏得下這許多;她們缺少含忍的能力。唉,她們的愛就像一個人的口味一樣,不是從臟腑裡,而是……

《第十二夜》 P 10
馬伏里奧:讀「給不知名的戀人,至誠的祝福。」完全是她的口氣!對不住,封蠟。且慢!這封口上的鈐記不就是她一直用作封印的魯克麗絲的肖像嗎?一定是我的小姐。可是那是寫給誰的呢? 費邊:……

《第十二夜》 P 11
小丑:沒有的事,先生。我靠着教堂過日子,因為我住在我的家裡,而我的家是在教堂附近。 薇奧拉:你也可以說,國王住在叫化窩的附近,因為叫化子住在王宮的附近;教堂築在你的手鼓旁邊,因為……

《第十二夜》 P 12
奧麗維婭:對不起,讓我說句話。上次你到這兒來把我迷醉了之後,我叫人拿了個戒指追你;我欺騙了我自己,欺騙了我的僕人,也許欺騙了你;我用那種無恥的狡獪把你明知道不屬於你的東西強納在你手……